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你曾许诺到白头

更新时间:2018-09-26 00:14:49

你曾许诺到白头 连载中

你曾许诺到白头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假发先生 分类:言情 主角:许千川王小燕万颜

火爆新书《你曾许诺到白头》由假发先生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许千川王小燕万颜,书中主要讲述了:初遇,他收留她。疼爱有加,百般呵护。后来,她纠缠不清一句霸道的“明天见,我的男人。”将他彻底推入禁忌深渊。他努力坚守的原则,钢铁一般的意志,最后被她全盘打翻,始终坚信他一定能爱上自己。只有天知晓,我有多爱你。只有风知晓,我有多恨你。只有云知晓,我有多后悔。只有海知晓,许你今生白头偕老。而如今,时光变迁。那句承诺,却被岁月燃烧殆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对,她绝对不是在闹别扭。眼前画面恍恍惚惚,时明时暗。宛如天旋地转,她还没等给自己解释清楚身子就像被千斤重的大石头压住一样不断往下坠。

随后,一片黑暗。令人心情烦躁的俊脸放大百倍,及时搂住她即将跟地面亲密接触的小身子骨。

“中暑了!”

景荀之慌乱话语由近及远,就像在地球那端。

许千川虚弱的躺在床上,女人正在替她更换凉凉的毛巾。她艰难的支起身体,从额前抓下白毛巾往地上一扔。

女人错愣,楼下传来景荀之的声音。

“小雪,喊千川下楼吃饭。”

被叫小雪的女人眨巴着无辜又可怜的大眼睛,笑眯眯的说:“千川,走吧。”

不要叫她千川!她只会觉得自己名字从这个女人嘴中说出来毛骨悚然。

她用软绵绵的被子蒙住头,不愿理会对方。

女人倒也耐心十足,大方得体的笑道:“千川,我听荀之讲你是他一位远房亲戚的妹妹。无依无靠所以来投奔他,生活上若是有难处你就跟安姐姐说。安姐姐一定帮助你,好吗?”

她才不需要这种虚假的安慰,为什么同样是帮助。景荀之跟这个安大妈的地位在自己心中就是不一样呢?

见俩人迟迟不下楼,他放下汤勺,往围裙上蹭蹭手背的水珠来到许千川的卧室。

“怎么回事?”

女人说:“不知道,也许身体还是不舒服。”

“你先下去吃吧,我来。”景荀之无可奈何,等女人离开后,他悄悄和上门。

感受到身边凹陷下去,她就知道他正坐在床边。可是什么都没有说,隔着被子都能感受到他投在自己身上火热的视线。

“千川,你还在生荀之哥哥的气吗?”

她默不作声,采取敌不动我不动的攻略。

一双大手充满宠溺隔着被子揉她的小脑袋,景荀之叹口气,“这件事的确我做错了,没有提前跟你说。她叫安容雪,是我的未婚妻。我们交往大概半年了,本来正想着今晚跟你说。是我疏忽了你的感受,荀之哥哥做错了,我跟你道歉。你能原谅哥哥么?”

其实她根本没有特别生气,只是内心有些在意。以为景荀之刻意在隐瞒自己,所以感到不满。

可是因为他这番话,倒成了她在无理取闹。

许千川不得不探出小脑袋,只露出饱满的额头和明亮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我要吃冰激凌,否则不要原谅你。”

他露出舒心的微笑,“好,先去吃饭,饭后给你做。”

一桌子美味丰盛的菜肴,虽然诱色可餐,却因为对面坐着个不速之客令许千川难以下咽。

一块鱼肉被她不小心掉到腿上,许千川抽取一块纸巾狠狠擦拭,一下一下,发出摩擦的声音。安容雪就觉得自己是那块污垢,让她心生厌恶。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无助的看向景荀之。

后者回她一个温暖人心的笑容,对许千川说:“别擦了,来,吃根鸡翅。”

她默默无言的将一块鸡骨头含在嘴里咬的嘎嘣嘎嘣脆,然后呸的一下吐到桌子上。一块碎屑刚好划过餐桌,调皮的蹦到安容雪的米粥里。

安容雪又恰巧在低头吃饭,米粥悲剧的飞溅进眼睛。她放下筷子,带着哭腔揉眼睛。

景荀之充满关心的问:“怎么了?”

安容雪气急败坏,却不得不维持形象。揉着眼皮说:“有脏东西进眼了。”

“别揉,不是带着隐形眼镜么?来,让我看看。”他不放心,偏偏凑近安容雪。两只手捧着女人的小脸蛋,呼呼的帮她吹脏东西。

许千川再也看不下去,摔了碗筷站起来。

“我吃饱了,你们继续!”

越想越气,她充满烦恼的揉着头发。洗头膏越来越多,吧嗒吧嗒掉在地上。满脑子全是景荀之宠爱安容雪的画面,她才是真正属于这个家的不速之客。

她不知道在自己还没有出现之前,安容雪跟他之间所发生的一切。只要想到这里,怒火一股股的冒向头顶。许千川走了几步,手刚抓到莲蓬头,脚下一滑整个人摔了个人仰马翻。

就这还不算最倒霉,送走安容雪,景荀之刚好走进自己卧室。听见动静,立刻循声跑来。哐当一声,浴室的门被拉开。

许千川坐在地上,时间仿佛刹那间静止。

尴尬、惊讶、羞涩、生气,各种情绪掺和在一起,品不出到底是什么滋味。

拿安容雪性感妩媚的身材相比,她这发育不良骨瘦如柴的身体根本就是条竹竿。

景荀之性感的喉结上下动了动。她疼的小脸儿扭曲在一起,根本忘记有个人忽然闯进来。

“怎么了?伤到哪里了,让我看看。”

景荀之蹲下,仿佛最珍贵的宝物磕出裂痕。掰她的手臂看了一下,又举起一条腿检查。

她像一只小鸡仔见到大灰狼般,不是害羞而是吓傻了。

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周遭空气渐渐凝结,许千川湿漉漉的头发不断有小水滴掉落。寂静半晌,她发出一声晴天霹雳的嚎叫。

“啊——!”

想都没想,她抓起身旁的莲蓬头攻击景荀之。他双手挡在自己面前,连连后退。

砰!

许千川将门重新合上,精瘦的身子靠门立着。

他抖抖身上的水站起,“你放心,我什么都没看到。真的只是担心你,千川?”出于好意,景荀之敲敲门。

她脸颊似火烧,红的宛如朝阳。“你这个臭不要脸到极致卑鄙无耻狠毒歹毒恶心的大流氓!”

他一只手掐腰,一只手抵在额头上。她居然可以找到那么多形容词来扣他头上,也算是个人才了。

她打开浴室房门,确认周围没有景荀之的影子才叹气走出来。刚到门口,面前忽然出现一支粉色的冰激凌。

“给,答应做的,草莓味。”他修长的身子靠在门框上,坦然的说:“还在生气吗?”

她舔了一口,摇摇头。

冰冰凉凉,甜甜的。吃在嘴里,化在心头。

他双手抱臂,视线若有似无的扫过她全身。想起方才在浴室中发生的那一幕,就算她现在裹着浴巾,眼睛仿佛也能穿透布料看见少女白皙柔嫩的胸口……

身体便不由自主,不受控制。就像不受大脑管束一样,血液都开始沸腾,下身叫嚣着。

他轻咳一声,挂起一丝红晕。

许千川也很不自在,视线一直摇摆不定的看着地面。

“对了,你头部的伤口需要拆线,明天我带你去趟医院。”景荀之说完,将她推到客房关上门。

他深吸一口气,镇定,一定要镇定。

景荀之向来认为自己自控力非常好,铁一般的原则在心中任凭风吹雨淋都不会跑。

隔天中午,许千川百般不情不愿的被带到医院。

伤口恢复得很好,插线一段时间应该不会留下什么痕迹。大夫叮嘱最近走路要小心,万一再摔倒让旧伤破裂麻烦会变大。

冤家路窄这成语用在现在许千川身上再适合不过,因为她正看到安容雪身穿白大褂从对面的病房里走出来。

性感的大波浪卷被规规矩矩的扎在脑后,宽松的白大褂也无法掩饰她前凸后翘的身形。

安容雪问:“荀之,怎么来医院啦?”

“哦,我带千川来拆线,她前不久脑袋可破了。”

她刚想伸手抚摸许千川的头,被灵巧躲过。安容雪只好尴尬的收回手,点点头说:“那中午要不要三人一块吃个饭?”

“不了,她下午还要上学。”

一整天的好心情全被搅乱,回到学校,许千川闷闷不乐。

瑾年新买了两本恋爱漫画书,想跟她分享。可是许千川丝毫不给面子,愣是把同桌当做空气。

万颜凑上来问:“千川,昨天你那个监护人是谁啊?”

“那是荀之哥哥。”

提及景荀之,她脸色稍稍变得缓和。

万颜又问:“你现在是住在他家里吗?”

“嗯。”

“哇,明天就是礼拜六了,我们可以去你新家玩吗?”瑾年笑意浓浓的说。

她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提起书包大声说:“你们烦不烦啊!”

一阵风似的,从教室后门跑没了影。可是刚跑出去不久,她就又折回来了。

因为教室外面,狂风暴雨。雨滴哗啦啦的敲击着窗户,闷雷一声紧接着一声。

这时,响起学校的广播声:“请各位同学在教室内原地等候家长,不要擅自走动。”

提前带了雨伞的学生早早离去,教室内只剩下三三两两的人群。稀稀疏疏,显得十分空旷。

瑾年将自己的漫画书推过去,说:“千川,无聊的话就看看书吧。”

她瞥了一眼,黑白漫画上,一名身穿百褶裙制服的少女泪眼汪汪的面对男主角的背影正在深情告白。

“切,无聊。”

恋爱漫画最喜欢将一些腻死人的东西,比如命运的邂逅。

她是从来不相信星座、命运安排和邂逅的人。换句话讲,就是超现实主义。可是回想起跟景荀之的四次巧遇,倒是让她觉得自己有点打脸。

这算不算命运的邂逅?

你曾许诺到白头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灵异小说
  2. 民国小说
  3. 未来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