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薄幸怎被多情扰

更新时间:2018-10-21 22:29:58

薄幸怎被多情扰 连载中

薄幸怎被多情扰

来源:微小宝 作者:顾暖暖 分类:言情 主角:苏清雅薄煜铭

《薄幸怎被多情扰》是顾暖暖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薄幸怎被多情扰》精彩章节节选:传闻晋城第一豪门薄氏的太子爷,养了一只性格乖张的金丝雀! 薄太子宠着,惯着,纵容着,最后金丝雀母凭子贵上位成了薄太太! 婚后,他宠她如初,当所有人以为他们的爱情渐入佳境时,他却冷漠抽身,她无奈远走他国! 时过境迁,他年重逢,没想到某人开口便是:“苏清雅,你真是贱,好好的薄太太不做,非要做情人!” 她低眉敛神,声音却是止不住微颤:“薄先生,咱们彼此彼此!”...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郁董眼都看直了,一脸急色的表情,恨不得即刻就将人带上床翻云覆雨!

“喝,我喝!”

酒过三巡,苏清雅装作醉了,要回房间休息,苏世勋忙将她带到了客房:“清雅,你房间如今被浅夏改成了衣帽间,你先在这将就一晚。”

苏清雅目光微凉,阴郁着看着苏世勋:“爸,苏浅夏是你的女儿,我就不是嘛?你可以偏心,可为什么要千方百计的……”算计我?

最后三个字,苏清雅没有问出口,而苏世勋也没有注意到她面容上的狠戾!

……

苏家大宅,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众人各有盘算,却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论揣奸把猾这一点,苏清雅狱中三年,早已造诣甚深。

夜,渐深。

苏浅夏的房里,一道身影踉跄着走到了床边,苍老的满是皱纹的脸上是醉意。他通红着眸子,一脸色.欲的急切的朝着薄被里的女人扑了过去:“郁伯伯今晚疼你,小宝贝,来张开腿!”

她浑身火热,口干舌燥,眼皮更是重的睁不开。

她想要抗拒,想要挣扎,可覆上的男性身躯就像是一块沁凉的冰,湮熄了她心中不断攀升火热!

暧昧的喘息声,靡丽的卧室里,女人销魂蚀骨的缠着男人不停地上下摇摆起伏。

清晨,天刚擦亮,一声尖锐刺耳的尖叫,划破了宁静。

梅姨,苏世勋被动静惊醒,赶到苏浅夏房里时,便瞧见了这让人惊悚的一幕。

凌乱的衣服被丢满地,席梦思床上,女人蜷缩在蚕丝被里,裸露在外的肩胛骨上,一道道指甲刮痕,紫的紫,红的红,不用想昨晚的战况有多激烈。

“不……妈,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假的对么?为什么,他会在我的房间里。”

苏浅夏狰狞扭曲着,歇斯底里的尖叫着。

苏清雅迟迟而来,瞧见这意料中的一幕,她倒是装作的很诧异,惊奇道:“哎呀,浅夏,你怎么会和郁伯伯睡一起?爸,昨晚我睡隔壁,还以为动静是做梦呢,没想到是郁伯伯和浅夏在……”

梅姨站在一旁,温煦和蔼的脸终于绷不住了,她满眼阴狠的瞪着苏清雅:“昨晚明明该是你……你做了什么?”

苏清雅笑容敛起,声儿凉了些许:“爸,这么说,昨晚把我骗回来,是让这么个老男人上我?他许诺给你多少好处?让你心毒的宁愿牺牲我?”

苏世勋哪会承认,事到如今,自私如他只会让利益最大化。

“清雅,爸怎么会做这种事,你郁伯伯昨晚喝多了,谁知道跑错了房间把你妹妹给……清雅,你妹妹受了委屈,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别再往外传了。一会,等你郁伯伯穿好了衣服,爸爸会坐下来谈谈这件事如何私了。”

苏清雅自认见多了薄情渣男,但像是苏世勋这般连畜生都不如的,还真是大开了眼界!

女儿被玷污了,他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利益,说他是畜生都高看了,畜生最起码还懂着护犊子。

苏世勋与郁董离开后,梅姨劝了好一会儿,才把苏浅夏濒临崩溃的情绪稳住。

“妈,怎么办?亦博若是知道这件事,妈,一定是苏清雅那贱人暗中使阴招。决不能放过她……”苏浅夏染着红色蔻丹的指尖紧紧地掐着手掌心。

她面容上是癫狂与阴毒!

“妈早就提醒过你狡兔三窟,人都到了这个份上,再逼只会适得其反。你为什么要献策让你爸将她送给郁董?苏清雅那丫头性子软好拿捏,可那也是三年前。”

……

苏清雅离开时,被梅姨半道儿拦住了。

与昨日进门时端着盈盈笑脸不同,此刻的贵妇人满目阴毒,奸佞的嘴脸的更显刻薄!她抬起手掌,在苏清雅未曾反应之前,扬起手腕狠狠地……

啪……

巴掌声突兀的响了起来,她欲想扇第二下时,苏清雅反手截住了。

“梅姨,你打我?怎么,替你女儿抱不平,在我身上撒气?”苏清雅疼的嘴角有些麻木,她舔舐着唇边的血迹,笑的迤逦妖娆。

“苏清雅,你以为你赢了?你大概是不知道,你最在乎的东西,如今都落到了我的手里。”

苏清雅笑容凝结,她疑惑时,瞧见了梅姨手里拿着的一张地契,那是……她母亲死前留给她的,那块地,是她的嫁妆……

“你从奶奶那儿,骗过来的?”苏清雅咬牙切齿。

“如今我也是苏家的媳妇,怎么能算是骗。你奶奶怕你误入歧途,把这最后值钱的家当给败光了,所以托我保管。苏清雅,你算计你妹妹,你猜我会如何回敬你?”

梅姨终于扳回一局,她一改阴毒面容,又变成了她一贯的富太太高贵与优雅!

潜移默化下,梅姨与苏世勋成了同一种人,自私自利,又步步算计。女儿被人侮辱,她会恼恨心痛,可仅此而已!

与半生荣华富贵比起来,孰轻孰重?

苏清雅没有继续逗留下去,这苏家,一大家子都是疯狗,她如今还不想得‘狂犬病’所以,敬而远之。

至于,梅姨手里属于她的东西,她会不惜一切代价,哪怕玉石俱焚,也会讨回来。

近郊,没有一辆过路的车,苏清雅后脚起水泡的地方又被磨破了薄薄一层皮。一瘸一拐,熬着刺痛,她慢悠悠的往公交车站台走去。

这个季节,正是多雨的时节。

本就阴暗的天色一眨眼便飘起了雨丝,风吹起她波浪长发,露出优美的脖颈。

回到家,苏清雅刚进门,就看到本不该这个点出现的男人,正襟危坐的坐在椅子上。

“你……回来这么早?是特地回来督促我搬走么?薄先生,能不能再宽容几天,我还没找到住处,现在搬走,我大概要去住桥洞。”

苏清雅柒白的小脸上染着让人心怜的笑,他似乎是见惯了她的狼狈,就如此刻,浑身湿漉漉的,头发乱糟糟,那双白嫩如玉般的腿上,点点血迹。

薄煜铭猛吸了一口烟,吐出后,朦胧着氤氲气雾的脸上表情更深了些。

他低沉的嗓音飘出:“昨晚去哪儿了?”

猜你喜欢

  1. 民国小说
  2. 江湖恩怨小说
  3. 校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