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都市> 农家小子时来运转

更新时间:2018-10-06 11:48:02

农家小子时来运转 连载中

农家小子时来运转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平山子 分类:都市 主角:海东

第06章小鬼精老实说,海东和潘山都不能算是恶老头的徒弟,因为老家伙从来没承认。潘山侍奉他足有半年时间,也没见他传授过啥。海东才来一个月,更别提了。两个小青年黔护技穷,不知道怎么才能讨老头欢心。几天前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郝红花听出是他的声音,急忙走出来开门,警惕地问他道:“原来是小老七家的小子!这么晚了,找俺有事情?”

“废话,没事我来干啥呢?郝婶,你家不是丢了东西吗?我知道是谁?”

郝红花听了眉开眼笑,急忙敞开院门,欢迎海东说:“海东,好人,快进屋吃茶!”于是妇把他迎进屋,请座上茶,打心眼里欢喜道:“海东,你告诉婶子,是哪个王八蛋偷我的?”

小海东老练地提醒道:“婶,我要告诉你,你可不许出卖我!我上有老,下有小,可不想吃官司!”

郝寡妇笑骂道:“这个俺懂!你快说,如果情况属实,婶给你好处!”

海东顿时两眼发亮,问:“好处,什么好处?”

“只要我肯给,还怕没好处?比如吃饭、买衣啥的一百块内随你挑。”

“婶,你那新潮的内衣,没有两三百买不到吧?”

郝红花撇嘴道:“两三百?俺那条红的,四百多!哎呀你不要卖关子了,快说给俺!”

海东故意压低声,说道:“偷你东西的人,不是别人,是那个黄家强!我亲眼看见黄家强提着一个白色的购物袋,从你家翻墙出来。起初我还以为——”海东说到一半,捂嘴不敢说了。

郝寡妇听了,恶起眼来骂道:“原来是那个大变态,恶霸腔!恶霸腔有两个老婆还不够,还来偷俺每的!臭不要脸的东西——”郝寡妇骂着骂着,突然想起海东留下的一半句,板起脸来道:“起初你以为是什么?”

海东支吾道:“没什么,没什么。”

“没什么?俺知道你想说啥。你是说以为恶霸腔和俺每有一腿,对不对?”郝寡妇气极。

海东见势不妙,抬腿就走,摆手道:“婶,这是你说的,我什么都没说!走啦——”郝寡妇跑前几步,捉住小海东一径把他拖回来,埋怨道:“小鬼精,婶又不会吃了你!看到那种情况,谁都会疑心,很正常的心思。不过,婶可以给你发誓,婶跟恶霸腔屁的关系都没有!”

海东急忙点头答道:“这个我完全相信。”

“海东,你以为俺每怕了黄家强?你远远地跟着俺,看俺骂他去!”郝红花说着,真的要去。被海东劝回来道:“婶,这事不好冲动。黄家强是亡命徒,是恶霸,连派出所的人都惧他三分。我知道婶不怕他,可是婶不是有双胞胎女儿吗?你得罪他,不怕他把魔爪伸向你女儿么?”

一句话把郝红花说回来了,跌脚道:“你说得有道理。我那几百块的东西就这么没了?”

“黄家强一般白天不在,都是大晚上的回来。明天等恶霸出了门,婶去问田杏梨要。田杏梨很好说话的!”小海东本来的意思,栽赃给黄家强后,郝寡妇把这事说给东家丁敏,丁敏再给台湾老板吹吹枕边风。说动台湾老板去城里找人,对付黄家强。现在听郝寡妇的口气,压根就没这意思,只好打消这不切实际的念头。

“嗯,就照你说的办!海东,我家莲莲和娇娇来信了,你帮婶念念!”说着妇从卧室内拿出厚厚一封信来。小海东求之不得,一口答应,取出信来灯下一看,只见字迹清秀,开始出声地朗读起来。郝寡妇听着女儿在信里说的话,脸上流露出浓浓的慈爱。一共有四张信纸,两双胞胎一人写一份。一念之下,海东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这对双胞胎很多地方说的意思可说是大同小异。看来双胞胎之间,是真的有心灵感应。

念完信,郝寡妇又提要求了:“海东,好人,你好事做到底,劳你驾,帮婶子写回信。行不?”

海东搔搔头说:“写信?婶,我最怕写作文了,要死好多脑细胞的。”说着站起想走。被郝寡妇一把拖回来,好言哄道:“好海东,你就帮帮忙。你要什么好处,说说看!”

“好处?这个——”海东不说话了,把双眼珠子盯着郝寡妇看。

郝寡妇恍然大悟,气的道:“小贼强人,原来你在这个主意?滚——”海东灰溜溜地被郝寡妇赶出家门,他想不明白,郝寡妇明明有需要,怎么装得跟贞节烈妇一样?这家伙皮糙肉存,被赶出来也不恼,迈开腿,吭哧回家。还没走几步,就听郝寡妇在后面招呼他:“海东,你回来,婶有事和你说!”

小海东听见郝寡妇喊他,头也不回,摆手说道:“郝婶,我该回去了。”郝红花想不到这小屁孩脾气挺倔,一气下直追出来,拦住他的去路,叉腰骂道:“你个二货,瞧不起俺每?俺每答应你,你写封信,俺每给你好处!”郝红花说着,飞快指了指自己的胸部,羞臊不已。

小海东低头急走,装糊涂道:“婶,你在说什么?写信的事你找别人去。我要回家去!”

郝红花闪身又拦上来,不满的翻白眼道:“海东,女人的这个东西,是宝贝。婶子放下脸面,给你吃你还不要?那你想要啥呢?你不能无功受禄!写封信就想那种好事,不可能!当然,如果你帮婶子要回偷去的东西,你找黄家强要,只要你当着黄家强的面拿回来,俺倒是可以考虑!嘻嘻,黄家强是恶霸腔哦,你敢去?我怕他打断你的腿!”

小海东心情本来就不怎么好,没想到郝寡妇还要来嘲笑他胆小。怒不可遏的说:“郝婶,你狗眼看人低!”

郝红花嘎嘎大笑着说:“哈哈,胆小鬼!听到黄家强三个字,你就吓得尿裤子!老娘才不傻,什么人不找,找个胆小鬼做靠山?海东,不是俺每瞧不起你,你想找媳妇,也要有本事啊,没本事,也要有钱啊?你一没本事,二没钱,谁跟你?”

“臭寡妇,我现在就去找黄家强单挑!到时候你要道歉!”小海东彻底怒了。他最怕别人瞧不起他。不过,这话一出口他心里就后悔了,找黄家强单挑,无异于鸡蛋对石头,那不是找死吗?可是他话都放出来了,如果打退堂鼓,龟缩不出,郝寡妇就更可乐了。要是郝寡妇宣扬出去,全村人都知道他没种,那他别想混了。

郝红花巴不得一声,跳脚道:“会叫的狗不咬人,跟我叫有啥用。你去啊,不敢去不是男人!”

海东心痒难耐的说:“我说话算话。不过,是你丢了东西,你要先开个头,把黄家强引出来!只要恶霸腔敢对你无礼,我就敢给他颜色看!”天可怜见,海东说这话的时候底气不足,他只求黄家强对郝寡妇网开一面。

“好,就按你说的办!跟着俺!”郝寡妇说着,大步流星,**左一甩右一甩,一径走到黄家强家。到黄家的院门前一站,把院门擂得怦怦作响,口中叫骂:“黄家强,大变态,给老娘滚出来!”里头很快就传来黄家强愤怒的叫骂声:“谁啊?哪个比货敢骂老子?!”

院门吱呀一声,就见黄家强眦牙怒目,蔸眼一看发现是郝寡妇,挥舞着拳头没好脸的问:“郝寡妇,我跟你无冤无仇,你骂**啥?死老娘们,欠揍不是?”

郝寡妇叉腰回击:“恶霸腔,不要脸的强盗,你偷了我的**!”

黄家强莫名其妙地咂巴了一下大嘴巴,逼上前骂道:“放你娘的屁!我偷你**作啥?死老娘们,你哪只眼看见了?”这事本来就是小海东嫁祸给他的,他没偷**,自然是理直气壮。一径把郝寡妇逼出了院门外来。

“俺哪知道你作啥?你就是个强盗,啥事干不出来?老娘不跟你罗嗦,还俺**!”郝红花不甘示弱。

黄家强气得三尸神暴跳,刻毒的睁起眼来,提拳骂道:“哎死老娘们,你说谁是强盗?信不信老子揍你一顿!”

郝红花直起脖子,唾沫横飞的叫骂:“你敢,来啊,有种来揍我?哈哈,臭强盗,你心虚了!”黄家强哇哇乱叫,团身一扑,就想打人。郝寡妇眼看要遭殃,不妨月亮地里飞出一道人影,把郝寡妇挡到后面,对黄家强发出警告道:“黄家强,你冷静一下。郝婶你打不得,她的东家是台湾老板。那台湾老板在市里认得大小官员十几个。你打了她,没有好果子吃!”小海东动作还算麻利,他一挡上来,郝寡妇总算松了口气。

黄家强睁眼一看,嘎嘎大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小老七家的。喂,你算老几?哈哈,你这是主持公道来啦?老子一巴掌能扇死你去!”黄家强真就是个恶霸腔,天不怕地不怕,只见他举起巴掌,甩手就是一巴掌扇在小海东的脸上。小海东哪见过这阵势,见他气势汹汹,本来想脚底抹油,又怕郝寡妇笑话。只得硬着头皮,挨了这一巴掌,巴掌响起的时候他还闭上了眼睛。

咦?这是咋回事?谁在摸我的脸?

农家小子时来运转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职场对决小说
  3. 古代小说
  4. 虐恋情深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