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都市> 职业催奶师

更新时间:2018-09-19 22:03:27

职业催奶师 连载中

职业催奶师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光头强 分类:都市 主角:秦守岑蜜

《职业催奶师》由作者光头强所写的都市现情小说。小说精彩节选:运气真差。这是我对第一份实习工作的评价。实习的地方在一家医院,规模不小,口碑爆棚,器械齐全,可以说是一家三甲医院。但之所以运气不好,则是因为带我实习的护士是一名“三高”女人。何为三高,即为身材高挑,胸部高挺,性格高冷的女人。仗着自己高分的颜值,不仅整天一副黑脸,还动不动发脾气,骂人连家属都骂,听说单是被她骂走骂哭的实习生就有七八个。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说实话我还是蛮震惊的,看着裤裆处不可思议的鼓包,我不禁伸出手触碰了一下,手放在上面的时候像是有一阵电流一般的快感传遍全身。

难以置信,这种很久没有感受过的感觉,居然会在岑蜜的挑逗下复燃起来。

就在我为此感到惊疑的时候,房间里的哄睡声戛然而止,与之随来的还有蹑蹑的脚步声,我急忙坐起身,假装冷静地坐在沙发上,望着从房间里走出来的岑蜜。

她低着头,同样坐在了沙发上,但表情却跟刚才完全不一样,几根垂下的发丝遮住她挂着凝重表情的侧脸,头顶微亮的光晕照耀着她,那一刻我仿佛知道了岑蜜为什么会被点名是医院的院花。

岑蜜是真的美,而且美的有一种不可亵玩的感觉。这种美感就好比如是一盘没有被人动过的完整且完美的精致糕点,精致得让人舍不得动用她,却也使人的内心不由地产生一种想要享用她的欲望,甚至破坏她。

破坏欲是人类本身生而俱来就具备的心理性欲望,而在社会渐行的发展下,人类将这种天性以法律之名隔绝,因此,越是年老的人,破坏欲便会被慢慢地磨灭。不过,破坏欲这种心理却也是性欲的一部分,人们在做那种不可描述的事情的时候,实际上有很大一个部分心理是破坏欲的表现。人终究是需要泄欲的。

然而,泄欲需要的不仅仅是欲望和感觉、勇气和胆量同样不可或缺,所以当泄欲过程被打断,丧失了勇气的人们的反应大多数都是比较反感,或是尴尬,甚至是扪心自问刚才为什么会这么冲动。

就好比如现在,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即便刚才打过招呼,但此刻两人却好比如是一对陌生人一般,不敢对望,甚至一声不吭。

沉默半晌过后,岑蜜这才恢复过来,轻声地说道:“抱歉,刚才有些冲动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见我没有说话,岑蜜顿了顿,低着头又问道:“我们……还继续吗?”

“嗯,脱衣服躺下吧,刚才就差一步了。”

我轻声应道,半跪在地上,看着岑蜜听话地躺在沙发上,一双如若晨星的美眸盯着我看,脸上也逐渐泛出了娇羞的绯红,轻声地说道:“你来帮我脱吧。”

我深吸了一口气,双手逐渐解开岑蜜身上的衣物,只留下一条粉白色的小内内,然而就在我打算动手治疗的时候,岑蜜忽然抿着嘴小声地说道:“下面也脱了吧。”

我楞了一下,问道:“为什么?”

“已经湿了。”

听到她这句话,不知怎的,我的内心开始躁动不已,双手有些颤抖,但也没有怠慢,当即之下滑过肚脐眼和腰盘,配合着岑蜜的娇躯的扭动将她的内裤缓缓地退下。

我心里提醒着自己不要去看那个地方,但目光还是强忍不住地瞥了过去,只见两只雪白的大腿交叉的地方,有一片挂着晶莹剔透的水珠的黑森林。那片森林里头,藏着一个让男人血脉喷张的洞穴。

我极力地控制住自己心里那一股躁动,随后将注意力放在岑蜜的胸前,颤抖着手按了按她的乳房两边。

保持冷静的我很快找到了问题的所在,但由于这是在岑蜜的家里而不是在医院,我没办法借助工具来解决岑蜜的乳房问题。

似乎是注意到我的为难,岑蜜缓缓地坐起身,问道:“怎么了?”

“除了垃圾桶那一个被折断的,你家还有其他的吸奶器吗?”我问道。

“没有。”岑蜜摇摇头,随即又问道,“一定要用吸奶器吗?”

“不用也可以。”说到这里我顿了一下,将目光落在岑蜜的胸前,补充道:“不过前提是你不介意,因为我可能要用嘴来代替吸奶器。”

这句话使得岑蜜的脸颊一下子红了起来,身体微微地往后倾了一点,随后才抿嘴答应道:“不介意。”

想了想,她又补充道:“但要温柔点,不要太大力,我会很敏感。”

“我尽量小力点,不过如果你的脂肪体较为收缩的话,我可能会适当地出力。”

我还不是很知道岑蜜口中的敏感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有多敏感,然而,在我尝试着用嘴吮吸住她的一边乳房时,我却清晰地感受到她的全身蓦地打了个颤抖,与之随来的还有她唇齿间吐出的动人心弦的低吟。

“很难受?”我有些不忍心。

她整张脸扭曲下来,似乎憋得很难受,但她还是咬着娇唇,摇摇头说道:“不用在意我,你尽量快一点就行。”

好吧,既然得到她的催促了,那我就要撒开手做了。

我长吐出一口气,随后蓦地咬住她的乳头,咬下的同时,她整个娇躯产生了激烈的反应,像是被电触到一般。

看到她这副模样,我没有停下来,稍微用力地吮吸着她的乳房,腾出双手摩挲着她乳房下的脂肪体,这双重刺激使得岑蜜有些按捺不住,双眼紧闭,双手紧紧地抓着沙发,就连双腿也不由自主地拱了起来。

终于在我高超的口技以及手法之下,岑蜜一个乳房喷出了乳液,这喷得有些触不及防,我还没有回防,那新鲜的乳液便灌满了我的口腔。

因为刚才伺候过玉姐的缘故,我不敢吞咽,认为这被催出去的母乳的奶腥味会很重,但不经意我的舌尖却彷如是碰到了什么琼汁玉液一般,简直纯甜得要让我的舌头软掉,这下子,我也没有舍得吐出来,反而更加贪婪地吮吸着岑蜜的乳房。

岑蜜被我这么一刺激,身子的扭动越加剧烈,嘴里不禁吐出动人的话语。

“不要……秦守……别冲动。”

我不是冲动,我只是肚子饿了想吃点东西罢了。

不过让我感到诧异的是,岑蜜的乳液甜度很适中,我这么一个对糖分敏感的低血糖患者对这种糖分的乳液竟然也会欲罢不能,直到随着吸进的奶量多了,岑蜜乳液的糖分开始下降,我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她的乳房。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小说
  2. 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