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短篇> 记忆转盘

更新时间:2018-09-19 21:58:56

记忆转盘 连载中

记忆转盘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孤凝傲雪 分类:短篇 主角:彭子演雷娜

《记忆转盘》是孤凝傲雪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主角是彭子演和雷娜。短篇:花生暖文免费阅读全文,小说精选:一念起,万苍云澜;一念覆,崩踏山崖。 一朝穿越,与朋友一同受人“陷害”,落入异界大陆,她苦涩而笑,谁叫她体内有恶魔作乱,乱了她心。她正常,天地无事;魔念起,血腥与邪恶同在。若所有是一场记忆沦丧掉的游戏,她又会如何处置,明明是一弱女子,又何时懂得面向血流成河的厮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已经潜藏到你身边,你却不知道,这一切都算是我欠你的。虽然,你不再拥有笑容,虽然,你早已失去了过去的记忆。——致我的梦魔

尘土飞扬,她跑进房间,床上的情景就和她的直觉一样,母亲已经逝去,脸上被鲜血所吞噬,完全看不清楚,左手斜着,好像暗示着什么。

顺着那方向望去,竟是封了白条,很久未开启的木箱。

等的马上开启木箱看个究竟,又生怕有人闯进来,于是又返回大门口,在门前插上木栅。

又缓缓地走向房间的木箱面前,快手的撕掉白条,可是撕完后,她可愁了,因为木箱有个锁孔,必须要用钥匙打开,她冷静下来,用手触摸着那个锁孔,心想: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钥匙我好像见过。

她双手插入衣袋中,无意中摸出了一样东西,一看,是那侦探徽章,她笑了,笑的眼,跟月牙一样。因为她想起了那个发夹。

他从头上取下了个发卡,将下面部分卸下,放入口袋中,上面部分,就是一个小型的齿状的迷你小口笛,也可以说是钥匙。

怪不得,她第一眼看到那个发卡的时候,觉得设计得有些不对劲。

也怪眼熟的,雷娜将它塞进那个小孔,等完全塞进去时,只听见锁内部活动的声音。

“咔——”的一声,木箱的上盖已经自动弹开,里面有一封信和一本稍些发黄的书。

箱外灰多,可箱内却一尘不染。信上写的字太过于潦草,雷娜并没有看懂,只好先放在一边,她想:这信一定是写得什么事?不然的话怎么会长得如此隐秘?

那发黄的书,倒是让她起了些感兴趣,只知道封面上写的“虽”极大,后面接着写有“它尤几煎”四个小字,虽然这书名,使雷娜有些不解。但翻开书,里面少量的文字,并附着大量的图画,让她胃口大增。

将信留在箱中,闭合了木箱,锁的内部又开始活动,退出了那把钥匙。

他仔细地打量着那把钥匙,觉得设计钥匙的人是个有心人。在最上方,住了一个小孔,便于穿线挂在脖子上,外形像口笛,又可以当口笛吹,一般人就是很难观察到上面有很小很小的齿状,所以带着它,也没人知道那是一把钥匙。

雷娜选择一条黑线,将线穿过小孔打了个结,便将它挂在脖子上。

至于那本奇怪的书,本来就不是很大,雷娜的衣服虽然有些破,但是口袋却是十分的大,足够装下这本书了。

将书揣在衣兜中,只听见门外有脚步声。他想在糊了纸的窗户上探个究竟,但是那只太暗了,一片黑一片白,哪看得清楚。

那脚步声到了她家的木门前,就停息了,只空空的传来一名男子的声音:“雷娜,雅丽,你们在吗?”

听着声音响起,她混的记忆突然出现了一个名字——闵利。但此时,来人是他们的村长。

她噙着泪水,拉开木门,向村长奥克斯基倾诉:“奥克叔叔,我……我母亲去世了!”

衣冠楚楚的他,瞪着核桃般的眼睛,不敢相信一切都是真的。

他绕过雷娜,直接奔向了房间,只见床上躺着的雅丽,满脸血肉模糊,披头散发,却安详地躺在床上。

雷娜并没有告诉他,此时,她的姿势是由她摆出来的,为了不让墙脚边的木箱引起他的注意,只得出此下策。

当然她也没有将木箱中的,那一封信,给他看。

即使,此时她失去了记忆,但她的心计也不会改变。

她回想着站在屋里,最后又神秘消失的陌生男子。一口认定杀人者就是他,仇恨的种子播撒在心中,渐渐地生了芽。

奥克村长,毕竟是一位见识多广的村长。很快,他就发现,有些不对劲。

便抬头问雷娜,说:“她的手里有动过吧,原先应该不是这样子的。”

既然一切都被看穿,她只好默认的点头说是。

看起来奥克村长比雷娜还伤心,于是他并没有追问下去,又默默地望着她的母亲,雅丽。

整个下午,雷娜穿着一件白色孝服,也不知道这孝服,是村长从哪弄来的。只知道这孝服,对于她年仅五岁的身体来说大了。

按照灰兽村的规矩来说,他的母亲只能以村民身份,享有普通棺材来下葬,可村长奥克斯基执意要用,类似檀木的棺材下葬,这一举动引起了村民的纷纷议论。七嘴八舌炸开了锅。

将母亲的遗体,放入早做好的棺材中,还在胸口处放了一个十字架。

一切都如电影、电视剧中的情节一样,雷娜戴孝给母亲上香……最后众人同心,动手挖了一个大坑,抬起棺材,放进坑中,便看棺材被泥土一点点的埋没,一股心酸涌起,雷娜强压着。

已是黄昏,雷娜被村长送回到了家,见他不语,村长就说:“你那不要伤心了,人死是不能复生的。你还是准备下吧,明天是廿一,我带你到市中心去报名,今后,你要坚强起来。”

“奥克叔叔,我父亲到底去市中心干什么?”她的话语中有些愤怒,但又很快地接着说,“他可是抛弃了,我们母女两人。”

静,就像夜一样的静,他没有回答,窗外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演奏着黄昏里悲哀的曲子。

奥克斯及站起身来,打开木门,伴着黄昏的晚霞,那晚霞像是巴结他似的,金光镶嵌着他的骨骼,显得有些高大的。

他微动着嘴唇:“你还是别问好了。”意外来的这句,让雷娜有些疑虑。

雨滴嗒的落在土地上,淋湿了一片,土地松软。

压抑在她心底的心酸,也要克制不住了,像打翻了的五味瓶,一齐泛滥在心间,又有此景衬托,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村长离去的身影变得狭长,但是人,已经在天边形成了一个小黑点。

此时天不再是一寸一寸地暗下来,墙上的日时钟的指针已经指向了罗马数字六。

雷娜独倚在木椅上,泪流两行。

虽然她承认这个母亲,只跟她接触了一天半的时间,也足以感受到他对自己的爱。心中愁绪,又有着忧雨的衬托,不仅没有化解,反而变本加厉。

胡乱的翻弄着木柜中的衣服,衣服都很普通,甚至有些衣服打了好几个补丁。

在木柜的右角落,她发现了一个比较大的木盒,小心翼翼地将木盒取出,不和因为有着衣服压着,并没有沾上多少灰。

她想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但看见木盒没有锁孔,有些起疑,犹豫间,手不知不觉地按下按钮,已经将木盖掀开。

里面单穿了一套精致的女式衣服,一对护手的黑手套,一对护手臂的袖套,一对护小腿的裤套。

完完整整地展开麦考林西服,那是一件较长的粉紫色短袖衣服,和与其配套的紧身短腿裤。

她走进房间,举着那套女士衣服裤子,单单转了两三圈,那衣服裤子就上了身,丢弃在一旁的,只有原先穿的粗布衣服。

她右手拿起一只护手的袖套,穿过手掌,恰好从手腕护到手臂的主要关节,右手拿起另一只手套,别做重复的动作。

将它穿戴的身上,不仅不冷,反而很暖和。

最后她又戴上了黑色手套,人别提有多神气。

这不是一件普通的衣服,因为她穿上它们,可以感受到,所谓的灵力在波动。在这寒冬,倒觉得不冷,反而暖意十足。

突然觉得自己眼前,倍感清晰,锐气自己聚到了眼前。失去大部分记忆的她,为突然来的变故,有些惊讶。

她眺望离家不远,吐的大树,虽已入冬,但少数的叶子粘在树上,迟迟不跟树告别。此时,她望着远方叶子的茎络,突然回忆起,这只不过是自己原先已掌握的本领罢了。

她垫着木盒,觉得木盒有些重,有些不对劲。直觉告诉她,这木盒有夹层。

她将它倒置,重重地敲击着,又放回原处,里面的底板已经倾倒。

果然有夹层!

紧接着,她用指甲挑起了那一块木板,里面的物品,映着灯泡的光,渗出点点银光。

那是一个可以戴在脖子上的项圈。上边有八块圆而又光滑的小型玉石,像极了她的“八月愁思”。他两的区别,只不过在于,一个是腰带,一个项圈。而且这个没有旋钮。

更不可思议的是,雷娜打开放在项圈下面压着的信封,信从信封里飞出来,落在半空中,说起话来:“得此物村之人——雷娜,将解开项圈。”

雷娜一把抓起起那个项圈,摸不着头脑,干脆直接颁开项圈。

眼前这个一个圆形的东西,竟分成两半,虽有一种要被别人圈养,有看似莫名其妙的感觉,但是最终还是将它,带在自己的脖子上。

“好。接下来的,请你认真听。一,此物用途及使用方法,这是一个储物的项圈,有八块小型的玉石,这是玉石都不一般,每块玉石都有一平方米的储存空间,如果有一块玉石的空间装满了,那它会发出淡绿色的光。想要存东西的话,只要手中拿着要纯正部品,靠意念控制灵力,说动就行了,取出来的时候,脑中要想,想取出的物品,就可以取出来了。”

落幕的祭奠,生死的诀别,两行泪落下,失意人痛心,就让我忙得累倒,连哭的时间没有最好。——致芊儿

“其二,则是给此物取个名字。”那信空空道来。

“此物因我而生,替我而启,纪念茫茫愁思,又有八块玉石点缀,不如叫它'八月愁思'为妙。”她信手撵来这名字。无意之间,一拍即合。

巧在枷锁的多重封印下,无意中冲破一层封印,回想到以前有关与它的故事。

“我太爷爷带着爷爷去帮忙倒斗,原先说好的五五分成,可后来由于分的人,在事后打昏了他们,仅留下了那条镶有八块玉石的腰带,而抱财而走,不知去向。”听过父亲讲过,她才明白了储物腰带的来历。

这残缺的记忆,让她读出了,自己身处异地。

“此物名字已定。三,条件十分的苛刻,项圈的所有者,必须在六岁之前成为魔法师级别的零师;十二岁,必须成为灵力为五十级以上的魔圣;十六岁,成为灵力为七十级以上的;二十岁,成为灵力为九十级以上的灵异魔皇。未及时达到标准,此物会扎根血脉,待到成熟时,活活扯段筋骨,毒物遍布全身,痛苦而死。”那封信的语气也是十分低沉。

“为什么会这样子?活着只为了名利吗?”

领着一群男孩,往她家方向走来的村长打了好些喷嚏,嘴中念叨着:“谁在说我坏话?”

“我是一只魔法兽,只能按照主人的要求来告诉你这些。或许,你很好奇,为什么我成了一封信,还不是因为,体内的基因突变,等我醒悟时,才知道自己已经如没有攻击力的破纸一张,原来的主人抛弃了我,并解除了我们之间的契约。从此我没有再见过他了。”

雷娜抚着那纸型魔法兽,为它的身世而叹了气:“唉,那个,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想说,我剩余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你执意要问,我也告诉你罢了。我被先前的主人遗弃之后,我就四处流浪,如一缕青烟。巧在,我遇到了一位男子,那男子忧心忡忡,愁得眼放寒意,下巴上刀疤更加的狰狞,他恨万物,阻止他称霸。不过,他厚待我,求我帮他将之前说的话说给你听。可我未修得百万年修行,用生命之力,催动而发音,早已要重新步入轮回,你……你想要……要知道的……我……我……”话未说完,只见一席白光扭转,即化作点点萤火而飞逝,泡沫升天,指尖轻点,即碎。

她无助地捂着,不愿意让眼泪顺颊而下,便仰头望天,未睁眼,竟能看见夜空高挂着的流星,滑落苍穹。

泪收回眼中,她的白牙咬着朱唇,嘴角轻微下撇:“原来是你,毁了美好的一切。血债血还!”

殷红的血,染红了刚硬洁白的牙。

待到她缓过神来,沉闷地敲门声从屋外传来。

“谁?”日时钟滴答的声响,仿佛要将她的问话淹没,越是如此,越会让她的弦绷得很紧。

此时已经天色已晚,她不知道谁会光临她的家。

“雷娜,雷娜,是我们啊。”随即叫声从门外,骤然响起。

她如往常一样,打开了门,眼前身旁裹着黑暗的几个男孩,站在她面前。

在他们的后面有一个比较魁梧的身影,那是村长。

果真像闵利,可,闵利又是谁呢?

正当她想问村长,“他们为什么会来”的时候,几个男孩子,人人托着个铝制盘子,围着雷娜,仔细的打量着她的这套粉紫色服装,个个扬着笑脸,赞不绝口:

“雷娜,你这衣服是哪来的?穿上这一身,真是太可爱了!”

“你胡说,何止是可爱,她绝对是个小美女。”

“嗯呜呜,好漂亮的衣服。”

不知何时,夜色中,夹杂着鹅毛雪,似柳絮,又如撒盐。

屋内本是没有取暖的工具,但是男孩们头上的雪,被屋内的热气暖化了。

“孩子,恭喜你5岁了,这个世界上的孩子,每过五年就是自己的本命年,所以要庆祝一番。况且你出生的日子、时刻,都是极为特别的。”奥克村长也开了口,“今日被称为'廿雷之日',也可以将它称为'神降日'。传说两千多年前,天地本是一片混沌,有三位生活在这个世界,并住在魔域深处的神,他们分别是盘域神、古域神、单域神。巧在两千多年前的廿雷之日,他们同时从自己封地出来散心,当日晚上九点,天鸣雷音,雷动九天,见魔域外的天地狼藉,商议后,决定由盘域神与古域神为天地的顶梁柱,单域神因为是辅助系的,就由他来为天地分割,提供魔法核……”

“那后来呢?盘域神和古域神为分割天地,一同牺牲了吗?”雷娜咧着嘴,暗自想笑。

不是嘲讽,而是突然联想到了曾经学过的,盘古开天辟地的壮举。

“小妹妹,你怎么会知道?村长从来都没有对我们讲过这些传说啊?不会是村长偏心,偷偷地,先说给你听了吧!”那个带有圆框眼镜的,有着书生气息的男孩,有些不高兴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小哥,别乱说,这是我推测出来的。”她生怕人误会,赶忙推脱道。

“那你是如何知道的?”

她心中一紧,赶忙编了个谎:“我做梦梦见的。”

为了圆谎,又不得不当着众人的面,背下很早以前背得烂熟的《盘古开天》:“鸿蒙初开,天地混沌;中有巨人,盘古是名;神斧铿锵,劈开阴阳;浊者为地,清者为天;天地寂寂,亘古一神;意兴萧索,自解全身;神之呼吸,风云叱咤;神之怒吼,霹雳雷霆;神之双眸,日升月浮;神之须发,不灭星辰;神之躯干,山川五岳;神之血脉,湖海江河;神之骨骼,金银铜铁;神之汗津,雨露甘霖。”

一旁的我汗颜,没错,我是闵利,我只得待在一旁,看着她背书上的原文,而又不能揭穿她的谎言。

至于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儿,那是要慢慢道来滴。

毁了小虎队的那天晚上,我郁闷地买了几罐冰啤,带到自己在那家酒店定的房间里,一觉半混半醒地睡了三日。

三日后,我又因忏悔,而在那个房间里自杀了。

等在次睁眼时,我的灵魂有了这个新躯壳,也有了这个躯壳的记忆。

不想拥有黑历史,我做了这个躯体想要做的事。

他的记忆里,竟然也有一个叫雷娜的女孩。

我尝试着寻找,才发现她的精神体,附着原来的女孩身上,而且失了意,不,是先前我给她上的枷锁。

本以为她会死的,可真没想到命真大,不过,我怀疑是那个喜好不定的Crazy博士搞的鬼。

说实在的,她没死就好。

“奥克村长,您说,雷娜说的到底对不对呀?”

“没错,是对的!确实在史书上记载着这段历史。”在躯壳的记忆中,翻找出那一块的记忆,我应着那个胖男孩的话。

很快,我想到了一件事,便说:“盘域神和古域神的死确实是这样的,而单域神的魔法核中的灵力量,大量的损失而致使他死亡。所以才会有今天,来纪念开天辟地的三位域神。”

“奥克叔叔,我想问一下,域神是什么东东?”见她故作萌状,心中自然一喜。

唉,怎么一见到他们,就被他们喊上一声“村长”、“叔叔”,好歹我也是个孩子,这样叫太显老了。闵利为自己的灵魂,附上的那个中年人的躯壳,感觉到有些不公。但终究不敢多言什么。

“魔法阵世界里,有很多的级别,有魔法士、魔法师、大魔师、魔圣、魔帝、灵异魔皇、封魔域神。一般的人,都是由魔法士级别开始修炼灵力的,但还有一些人天生零灵力,自然是无法修炼的。随后,灵力值达到十五级的时候,可以到市中心修改档案,并可以领取大陆向学生提供的补贴。灵力值达到三十时,为大魔法师;灵力值达到五十时,为魔圣;然后七十为魔帝;九十为灵异魔皇;满级为封魔域神,可以拥有魔域中的一块领地,设置结界,低于域主的人是无法突破那结界的。”

“额,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村长你就不能停一下不……”雷娜咧着嘴笑。

“哟,还是雷娜最疼我。”村长在心中一个劲的笑,微微颤抖的肩早已暴露他的心声。

“喂,老头,你笑个什么?”有一个身体偏瘦的纨绔不羁的孩子,看着村长抖动的双肩,便明白了他是在猛地笑。

“呵呵,小孩子不要多言,我有那么老吗?再说,我还跟你们一样年轻着。”

雷娜嘴角下撇,看样子是在强忍着笑,心中想着:皱纹都攀上额头了,还说自己年轻。貌似他的前言不搭后语耶。都说人家是小孩子啊,还说跟我们一样年轻。

“咳咳,刚才我说到哪了?哦,我想起来了。我们现在处所处的位置是魔法阵世界大陆,其实这个世界中还有海洋和天空。传说天空中有一个天亭,还有……”

我是你,你即是我,接受我,你便可无人匹敌。暴戾与霸气才是属于你。——致雷娜

“天空之城。”

“为毛听起来这么霸气,看样子很符合我的性格。本小姐去定了!不过,得把灵力值给搞上去。”一个听起来很拽的女生,通过雷娜的口,向众人诉说着。

那个附有闵利灵魂的村长,嘴角抽动了两下:额,我不曾记得她会说这种话。

雷娜摸着自己不由自主,说出话的嘴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芊儿,你是谁,你又是真实存在的吗?

“停停停,忽略此段,我继续说。下面我要说的是,灵兽,它被传统的称为'魔法兽'。世界上拥有五大强灵兽,他们分别是蛇、龙、虎、熊、羊。蛇、虎是暗攻系的两个代表,龙是力量系的代表,熊是强压系的代表,羊多为辅助系的代表,这几只魔法兽,已经到了濒临灭绝的地步了,不过据我所知,占卜星移学堂后面的魔兽林园深处,有着不少的五大强灵兽,那些魔兽,都是由灵异魔皇级别的人物抓回来的。甚至有一个封号为'孤'的域神,他在暗中帮助捉了好些强灵兽。”

“孤域神?取的封号好奇怪。”圆框眼镜男孩,听到这个,便觉得那封魔域神的封号甚是奇怪。

“嗯,”奥克村长将头转向雷娜,“娜娜,凭借你灵力值达到十四的天赋,应该在魔兽林园深处中,捕获这种强大的灵兽。”

“嗯,我知道了。”

前所未有的重压,如一块巨石,压在她的心间。虽然灵力值在他人之上,但她从未试过,固然心中的害怕增了不少。

“村长,九点了!”其中一位男孩指着挂在墙壁上的日时钟,提醒众人。

屋外,夜色中很亮的光一闪。紧接着五雷轰鸣,空山鸟飞绝。

“奥克叔叔,为什么我们先看到闪电,在听到雷声呢?”男孩们瞪着溜圆的眼睛问道。

闵利心想:这还不简单,可偏偏要说自己不知道。真捉急……

他两手摊开,无奈地说:“在这个世界中,没人能解开这个谜。它如那些隐者一样,如梦如幻。”

这个,还如梦如幻啊,不就是“光速快于声速”嘛,我两岁时都知道了,有必要吗?雷娜郁闷地,用手轻轻敲打着面庞,心中大声呼唤着。

闵利看出了她眉间的无奈之情,料定她在轻视这个小儿科的问题。

的确,他们原来所处的世界,特别是特技班,专门有虚拟空间,来提供知识,那是“灌注法”,几乎是仅在短短十几秒的时间,可以达到博士后的水平。

可为什么还要上学呢?他们所谓的上学,不过是进行着操作方面的训练,以及对所学知识的巩固。

学,是要上的,穿越前的世界支持他们快乐的学,而且更注重的是,对脑中知识的加大化运用,所以看的主要是创意、实验能力,不再死板的停留在书本之上。

“……都以'神降'为神的意志。”

她又想:好吧,不纠结……不纠结……哎呀,不信有神!

“要不,我来唱一首歌助兴吧。”雷娜壮着胆子。

唉,她哪知道这个世界本没有歌,此次一唱,使她在多年后,成为了这个世界的歌祖,开辟歌坛。

“解开我最神秘的等待星星坠落风在吹动终于再将你融入怀中

两颗心颤抖相信我不变的真心千年等待有我承诺无论经过多少的寒冬我绝不放松

现在紧抓紧我的双手闭上了眼睛请你回想起我们过去恋爱的日子我们因为太相爱,所以更使我们痛苦我们连爱你这一句话都无法说

每一夜被心痛穿越思念永没有终点早习惯了孤独相随我微笑面对你选择等待再多苦痛也不闪躲只有你的温柔能解救无边的冷漠

我们因为太相爱,所以更使我们痛苦我们连爱你一句话都无法讲让爱成为你我心中那永远盛开的花穿越时空决不低头永不放弃的梦”

——摘自《神话》即使时尚的观念,会随着时代改变,但经典仍旧在心中滋生,千年为变,爱也会持续千年,来自一个神话。

她唱得动情,仿佛不曾忘过。

记忆是什么呢?是男孩丢弃了夜莺用血养育的玫瑰吗?是西门闹不畏冤死、被残害,而要寻求的东西吗?

拉回此景,生日宴会上,虽然没有蛋糕,但他们玩得尽兴。

第二日的清晨,她醒来。

发现自己一个人倚在墙角,只好用双手撑起身体,头发散乱,总有那么几根调皮的,落在了鼻子旁边。

揉着惺忪的眼,她突然发现,桌子上放有一个新的发簪,发簪的底下压着一封信。

她两指夹着信,这是一张没有信封的信,仅仅是简约地折了两下。

按照那折痕打开,信上歪歪扭扭地写着:雷娜,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得知你的母亲,逝世了,我们都很伤感。但送你这个百合发簪,希望你能保持好心情。

她嘴角一扯,心想:男孩子就是男孩子,连什么时候,送什么东西,都是稀里糊涂的。家里都死了人了,他们还送百合发簪,若不是我懂事,早被他们气死了。

好在此时心情甚好,她拿来百合发簪,收了披肩的一头黑发,以发簪为中心,盘动着黑发,发发出淡淡的香味。

手腕上的皮筋,也上了头发。

若摇若摆,似狐尾。

不知是哪儿寻来的水果刀,那刀在灯光下,泛起银光。一把挥过了额前是不合群的细发。

水缸中的水荡漾,她这才瞧见自己的美貌如玉,清丽脱俗。

我还是我吗?她问了一个没有人能回答出来的问题。

远处有一人走来,那便是村长。

奥克斯基背了个布包裹,徐徐走来,说:“雷娜,准备好了吗?我们要出发了。”

她折回屋内,取了装有《虽它尤几煎》为名的秘籍和家内的干粮、盘缠。

飞鹰在离村不远的郊外,展翅高飞。

飞行性灵兽果然好使。雷娜心中暗自念道。

干粮食用了少许,将近半日,灵音二阶的飞鹰,高飞在六十多米的空中。

即使街头再热闹,在他们眼中不过也是一群蚂蚁般大小的人。

躺在柔软的羽毛上,他们越过了必经的丛林,着落在绿林后,靠近殿堂的一片土地。

携着包袱,雷娜从鹰背上滑下,此刻她才发现,奥克叔叔今天穿的十分的好。

他解释说,殿堂中有规定,衣冠不整者,禁止入内。

徒步走了几分钟他们才到。

当雷娜来到离殿堂不远处,完全被诗画般的全景,它的别致,它的可心,勾住了眼球。

天籁,浑然成景,令人感到和谐舒心。

到了夜间,沿弯曲小路而立的磨砂玻璃灯柱,静静地放出柔光,透过树影的缝隙,洒下婆娑的倩影,极富诗意。雷娜想。

殿堂的小道,鹅卵石平铺直上,鸟儿在枝头快乐地高歌。

路旁的池水,柔波缓缓涌动,如女子披肩的柔发。

“哇!好漂亮!”亦如“乡巴佬进城”般地赞叹,上下唇为震惊而自然性地张开。

华丽在殿堂旁边,站着两位士兵,相互映衬着。

村长迈上前去,向两位士兵说明自己的来意。并出示了自己的证件。

他们身上隐隐的波动着的灵力,让雷娜感觉到有压抑感。

“孩子,去吧,我已经不需要进去了。那儿的天堂是留给你们年轻人的。”嘴上虽这么说,可是心中,却不觉得想着:我怎么这么矫情?看来这身体的主人是一个矫情的人。

雷娜随着其中一名士兵,往大厅中挪步,移步三次,回眸一看,快要合上的大门外,村长变了颜色的脸。

他怎么了?

砖上铺有镶了金丝的毛毯。毛毯上绣有五种强零兽,不用多看几眼,就知道,一定是那是些动物。

长毯翻上了阶梯,尽头便是一群与她年纪相当的孩子,在那儿焦急的等待。

眼前本是好好的,可是这一会儿突然变黑了。

“谁?”她质问道。

遮眼人不语,只感觉一双纤细的手,从肌肤上离去。

雷娜转身,看到身后的便是格子。

“哈哈!”格子笑着,雷娜这表情宛若许久不见,此一见突然觉得有趣。

“唉,格子你吓死我了,幸亏我没有心脏病。”她摸着胸口,另一只手伸出,摸着格子的脸,“其实,自从那天以后,我一直觉得我们俩,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

“对,我们是认识,难道你忘了吗?”格子的语气有些低沉,犹如陷入了深潭。

“这徽章注定我与你有一段记忆上的牵绊。”

“啊?牵绊?”格子冒出的话果断地让雷娜吃惊,果断地歪处想。

意识到自己出言过度的格子,羞红着脸,如粉桃,双肩发颤。

嵌有金丝,刺绣着粉蝶的圆型地毯隐隐地散着粉光不易觉察。

又有根金丝蔓延到她们的脚下,透着寒光。

“咦,那不是可可吗?”格子水灵灵的大眼已经撇向雷娜的身后。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小说
  2. 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