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短篇> 岚殇

更新时间:2018-09-19 21:58:49

岚殇 连载中

岚殇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旺旺的小仙女 分类:短篇 主角:司马潇叶岚

《岚殇》小说简介:大秦皇朝兴隆十年,岁末深夜,皇宫西门。“小岚,我发誓曾经真心真意爱过你!”“曾经吗?君不知,‘曾经’二字是世间最恶毒的诅咒!曾经爱过你,曾经拥有,曾经与君生死不离……”一道清冷无比的女声就那么突兀的在这深夜里响起。这名身着火红素衣的倾城美人缓缓走来,三千青丝披肩,简单的发髻上只留了一支最朴素的白玉簪,再不见丝毫饰品点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秦皇朝兴隆十年,岁末深夜,皇宫西门。

“小岚,我发誓曾经真心真意爱过你!”

“曾经吗?君不知,‘曾经’二字是世间最恶毒的诅咒!曾经爱过你,曾经拥有,曾经与君生死不离……”

一道清冷无比的女声就那么突兀的在这深夜里响起。这名身着火红素衣的倾城美人缓缓走来,三千青丝披肩,简单的发髻上只留了一支最朴素的白玉簪,再不见丝毫饰品点缀。

丹凤眼,柳叶眉,芙蓉如面,肤色胜雪,纤腰素裹,娉婷娇媚!这样的美,在夜色中如火摇曳!她就是叶岚!

三天之前,叶岚还是坐在凤翎宫皇后宝座上的金凤凰,而此刻,她不由得自嘲,原来从云端跌落成泥,也不过是君王一句戏言。戏言?呵呵。可惜啊,这个男人坐在帝王宝座上太久了,久到他已经忘了,一国之君本无戏言!

叶岚一步一步走来,脚步声很轻,也很重,她的心到现在为止都还在痛,钝刀子割肉远比利器更甚。是啊,这世上有什么比自己丈夫亲口送给另外一个男人为妾更屈辱、更悲哀的!好在,她叶岚不在乎这个。

叶岚与司马潇就在马车前擦肩而过!她上了车,便闭了眼。司马潇面上有几分不悦,他看着这完全不拿自己当回事的女人心上忽然一疼。十年了,他们两人从相敬如宾到此时的分道扬镳,实在经历了太多。

“小岚,朕……”

司马潇看着这样不吵不闹、不动不摇的叶岚,他忽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不太明白一般。这一次,他应该彻底失去叶岚这个女人了吧!失去?哼,他真的有拥有过这个女人吗?他的皇后!

说来讽刺,叶岚貌似心甘情愿风风光光的嫁了他两次,可至今却还是处子之身。她说自己没办法忍受做丈夫的身上有别的女人味道,哪怕这个男人是一国之君都不行。叶岚固执起来,半分也不会妥协!

“云桀脾气不好,他看中了宛歌,朕…”

“宛歌不过是舞姬,而我是谁?我是天下百姓津津乐道和崇拜爱戴的叶岚皇后。司马潇,你借宛歌名义送我走不过是害怕罢了,怕我找你报仇如坐针毡吧!是啊,我该报那满门被灭之仇。”

“但你可知,父亲在一个月前就递了折子辞去一切职务,他说不想落得一个外戚专权的骂名。你杀人的手还真是狠,叶家一门死绝了,硬是一个都没给我留下。就当是我错看了你,傻傻地以为只要你爱过我,就算是帝王家也是有情的。”

叶岚再次睁开了眼睛,她手腕一动,宽大的衣袖中落出来的是粗如手指一般的乌金长链。这长链当初还是叶岚参考《云荒惊世谏言书》上记载的刑具篇而改良的刑具之一,想不到第一个用的就是她自己。

叶岚四岁习文,五岁习武,琴艺出众,聪慧过人。她还上过战场呢!可如今,虽然一身的功力都被药化了去,司马潇还是不放心的亲自给她穿了琵琶骨。她不仅是废后,还是个真正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了,不,应该说是货真价实的废人一枚。

司马潇与叶岚沉默下去,不再说话。不知道过多久,司马潇叹口气,他终于坐上帝皇的銮驾回宫,而载着叶岚的马车则向着西门缓缓前行。

车中跪坐在叶岚身前的四名小宫女关上了车门,均默默无声。她们是一个时辰前才被派来侍候皇后娘娘,哦不,是叶小姐的。但是,此时的叶小姐仅着素衣、洗尽铅华却依然耀眼的如同朝阳一般,仍让人不敢逼视半分。这人天生就好像是金凤凰!

“去刑场看看。”不知何时,叶岚开口。

“娘娘,您还是……”一名小宫女劝道。

“怕什么?反正刑场就在这条路上。你当司马潇他什么不知吗?西门刑场的无端杀戮,从此我叶家再无一人呢。”叶岚说了几句便咳嗽了起来。她这身体一动,还真是痛彻心扉!

小宫女不敢再说话,她刚刚被皇后娘娘的冷眼一扫,只吓得心惊肉跳。不知道为什么,小宫女觉得即便皇上说了叶岚不再是皇后娘娘,但她那种与生俱来的贵气也丝毫不减,再简单的妆容整个人也从里到外透着一种高不可攀的华光!

两个半时辰后,马车在西街邢台前停下,小宫女们听话地打开了车门。这刑场血迹斑斑,还未收拾干净呢。叶岚就那么看着,她的美、她的冷、她的恨在这夜里凝结成霜,阴寒无比!

满地的血,脏乱的地,就在昨天早晨,叶家满门老小包括仆从在内整整三百五十一人,都被帝王一句‘叛国’为理由砍了头!除了她这个废后,再无例外。

“对不起爹,我错了。一步错,满盘皆输!”

叶岚没有落泪,她再次闭了眼,将手放在膝上,腰板挺得笔直。四名小宫女连忙上了车,关好车门。她们四个都松了一口气,还好。

“娘娘,路途遥远,您要不要吃点什么?这盒子里有您最爱的芙蓉酥呢,是皇上他特意吩咐御厨……”

“百姓喜欢养狗吗?”

“呃?有人喜欢吧。”一名小宫女诚惶诚恐地答道。

“好久没看到宫外的狗了,若是有,便停车看看。”半响后,叶岚才轻声吩咐了一句。

“是。”小宫女也不敢再乱说话。

车子这回走得快了些,这是一辆朴素的蓝色马车。外面赶车的人是一个脸上有刀疤的中年汉子,马车里除了叶岚外就只有四名换了绿色丫鬟服的小宫女。

其实,她们已经不是秦宫宫女了,只是皇上赐给叶小姐的婢女。她们的年纪都不大,十三岁,正值青春年少,名字是太监总管平公公特意让改的,分别是舒末、元辰、花研、月婵。

马车从秦宫最荒凉的西门出来,直走三个时辰后再拐弯便到了东大街上。这时,天微微地亮了。大秦皇朝的百姓们开始了新的一天,尤其是那些穷人家的人已经开始出来讨生活了呢。除了小贩外,街上行人还很少,不过野猫野狗倒是蛮多的。

“主子,前面有只小黑狗,您想看吗?”舒末问道。这已经离开秦宫很久了,她们自然要改换称呼。

“扶我下去。”叶岚睁开了眼睛。

“是。”

舒末和元辰便慢慢地扶着叶岚下车,她们的动作已经很轻了,但看见皇后娘娘皱起眉头,便知道她是痛的。能不痛吗?听说是皇上亲自穿了她的琵琶骨呢,也真是太狠心了。因此,她们搀扶着叶岚更加小心翼翼,只盼着能减少她一分疼痛便好。

“主子,要不您还是……”

“不要扫兴,难得我有这心思。”

叶岚看了看四个如花婢女,都是稚龄呢,刚进宫不久的吧,难怪还有良善之心。也算那太监总管小平子送给自己的临别礼物了吧。

“旺旺。”小黑狗倒也不怕生。

“拿芙蓉酥来。”

“啊?”月婵吓一大跳。

“嗯?”

“是。”

月婵只好捧了那盒点心出来,她有些气馁的拿一块点心去喂狗。这狗命还真好?居然可以吃到御厨的手艺。

“太慢了,直接倒在地上。”叶岚轻轻一笑。

“主子。”

月婵只好照做。她拿着空的点心盒退回到了叶岚身后。叶岚谁也没有理,她的眼睛就看着那条狗,狗很快就将一匣子芙蓉酥吃了个干净。

“司马潇太小气了,起码应该送上一大箱来,也好让我临走为这些流浪小动物献献爱心。呵呵,我这个满手血腥的女人还有爱心吗?小狗,你若是有怨气,只管来找我复仇哦。小妞们,走吧!”叶岚自嘲后又上了车。

“主子,您是不是还在皇上的气?”月婵不安的问。

“就在玄武门下歇半个时辰,等钟楼声响号召皇朝百姓哀吊叶岚皇后再走。呵呵,你们要不要猜猜一会儿钟声会响几下?国旗会不会降?”叶岚的口气听起来却好像无比轻松似的,但她的脸色很苍白。

“主子……”

四大婢女都面面相觑。这皇后娘娘究竟是怎么了?若真是皇上下旨为皇后发丧,那她就真正回不去了啊?其实,后宫有不少妃嫔、宫女、太监、禁卫军们都暗中猜测皇上最终还是会回心转意接娘娘再入主中宫的。

“呵呵,你们吓成了这样?难道真害怕跟我去北庭?别怕,云桀是个真正的男人!说起来,还算司马潇做了回好事。你们四个等到了北庭就知道,哪里不仅有黄沙漫天的大漠……”

“还有一望无际的草原、红色的花朵,白色的绵羊、黑色的骏马、还有一群一群的野狼!其实,我最喜欢的动物就是狼!狼狠辣顽强、智慧忠贞,一生只有一个伴侣!比这世上的男人好太多了,对不对?”叶岚说道。

“主子,您不如回去跟皇上服个软,认个错吧,兴许他……”

“嘘,不要打断我的联想,多美的一幅画。其实,只有北庭的天空才真正称得上澄明如洗!在那样美丽的天穹下躺着看满天繁星是最惬意的事。可惜,我被困大秦皇宫十年。十年来,我最好的青春年华都浪费在了无聊的算计和争斗中。”叶岚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虚弱。

岚殇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小说
  2. 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