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玄幻> 幻梦新世界

更新时间:2018-09-19 21:57:58

幻梦新世界 连载中

幻梦新世界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徐景 分类:玄幻 主角:艾尔安妮雅

《幻梦新世界》又名《全员魔法使》。这是一本玄幻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徐景。男主是魔法队的队长艾尔,一个被众星捧月也不为过的人,可是男主为人很低调。女主是安妮雅,也是对内的一员,很可爱的个性使得很多男生喜欢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艾尔正在冥想,突然间房门被敲响了。

他起身开门,没想到打开门后却是莱昂斜斜地倚在墙边,嘴角挂着些许轻佻笑容望着自己:“晚上好啊,艾尔。”莱昂今天穿了件白衬衫配西裤黑皮鞋,这个打扮是管家或者服务生的标配,不过硬生生给他穿出了点风流倜傥的感觉,只能说人靠衣装、衣也挑人。

“找我有什么事吗。”艾尔默默扫了眼他的骚包样。

“我来给你送晚餐。”浅金发青年笑容不改,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个餐盘举在手上。

穿的像服务生于是干脆把服务生的活也接下了吗!艾尔觉得自己的眼角好像在抽筋,道谢后接过食物就打算关门。

“等等。”莱昂一步跨过来用手抵住门。两人第一次站得这么近,艾尔也是第一次发现莱昂原来要高出他不少,想要直视对方居然还得抬头。

“不请我进去坐坐?能够一起参加联合对抗赛这种缘分可是少有的。”

“可以是可以,但我觉得我们应该没什么共同话题,干坐着只是浪费时间,所以还是算了吧。”联合对抗赛近在眼前,对参赛者而言现在最重要的是提升自己的实力,尤其这次克兰雅派出的人普遍等阶偏低,少年是真没心情和莱昂打机锋。

而且还要加上点私人因素。艾尔被困在七阶上已经大半年了,要知道当初魔法使里最初升到七阶的并非尤莉而是他,如今却被反超了过去,想想也知道他心里会有多着急。

但不知怎么回事,明明很早就觉得自己已经接触到了八阶的门槛,少年却依旧迟迟突破不了那层界限,好像就是有什么东西在阻止着他升上中阶似的,照理说七八阶之间的瓶颈对他而言是不该这么明显的啊。

“好吧,就知道你会这么回答。”莱昂耸耸肩,对艾尔的拒绝不甚在意:“听说你们队的那个克里斯·埃斯波西托晕船了,你不去看看他吗?”

艾尔奇到:“连你都知道了?”

“怎么?外面这么大动静你没听到吗?”莱昂挑眉,就有神秘的笑意浮上他的嘴边:“艾尔一个人在房间里这么专注地做些什么呢,不会是不能告诉别人的事情吧?”

莱昂的神情立刻让艾尔想到了某些私密事。然而他身为半个异族,即使混杂在人类中生活了二十年,也仍然是没有理解人类在这方面的幽默感究竟是怎样的,只好直来直往选择澄清:“我在冥想罢了……”

青年不说话只是笑,那笑怎么看怎么暧昧。被这么盯着,很快连艾尔本人都产生了错觉,好像自己真的在干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解释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我知道了,我去看克里斯,你是不是要一起来?走吧。”白发少年投降。而且经对方这么一提,魔法使队长倒发现确实是应该去看看克里斯了。

不过出门走了几步,又突然想起自己并不清楚克里斯住哪里,正打算拿出通讯器联系傻大个的时候被莱昂给阻止了:“我带你去吧。”

喂!不知道的人会以为他真的是服务员或者和克里斯有什么特殊关系吧?不至于连房间号都调查得这么清楚吧?

至此艾尔算是明白,莱昂今天肯定不会放过自己了。

这艘船很大,不过客舱并不多,一行十二人就差不多把全住满了,位置则基本是每区域三两间,并没有紧挨着来个大联排。

大约走了十多分钟的样子,艾尔看看路线不对,便心想此时的克里斯大概不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又过了十五分钟,莱昂才在一扇门前停下了脚步。

“他为什么跑到这种地方来?”艾尔倒不担心莱昂故意骗自己,毕竟船再大也是封闭式的,就算真的想干嘛也不至于蠢到挑这个时机。

莱昂回答:“这里是后大舱,整艘船相对而言最稳的地方,你们队的这位可怜人是被特意运过来的。大概是船上的治疗师觉得他要是还呆在原来的房间里,可能会就因为晕船脱水而亡了也说不定。”

艾尔敲敲门,房里传出了椅子的挪动声和走路声。

“队长,你来了。”开门的是尤莉。艾尔走进扫视,房间里只有她和克里斯两个人,克里斯正躺在床上蜷着呢。

“怎么样了?”本来艾尔还觉得克里斯说自己晕船是不是大惊小怪,现在看来真没有言过其实。

“尤莉祈祷了很久克里斯都没有没有好些,不间断吐了半天,累了之后才睡着的。”尤莉说话的时候频频回头看克里斯,一副很担心他的样子:“要是坐飞艇克里斯就不用受这种罪了。”

飞艇?克兰雅可没有自己的飞艇,要用只能另外找。而且出身较低的尤莉大概不知道,飞艇这东西由于种种原因基本是有身份的人专用,她们坐着去参加比赛也未免太傲气,甚至不如直接传送。

而且……莫非你真觉得祈祷有用吗?

心里虽然有些无语,在面上艾尔还是温言安慰尤莉:“不要太担心了,克里斯身体这么好,只是晕船而已,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谁说的……”没曾想被个虚弱的叫唤截断了话,克里斯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过来,脸色苍白满头大汗看着是怪可怜:“我很难受的好不好……队长。”

“好啦,知道你难受,可也没办法不是吗,晕船这种事情只能自己克服。”艾尔想了一下,又说:“听说晕船时间长就能习惯了,你好好睡一觉明天讲不定倒过了。”

“……习惯不了的,当初我去克兰雅的时候就是坐的船……吐了整整四天差点没死掉……”那时候他大哥正是气头上,连钱都不肯多给他,没钱自然是不能使用传送阵的。

“这……忍忍吧,至少回来的时候没有特殊规定,忍耐几天就好了。”

艾尔在房间里坐了会儿,看看也没有哪些自己可以做的事情,便嘱咐尤莉:“尤莉你早点休息吧,克里斯如果有问题船上会有人帮他。别忘了我们还要参加比赛,太累了会影响精神力使用的。”

“联合对抗赛比我还重要吗QAQ”克里斯大概是又一阵难受劲上来了,涕泪横流地望着艾尔。

艾尔叹气,起身拍了拍克里斯的肩膀,想个开玩笑转移他的注意力,却不料猛然察觉天赋力在碰到克里斯的瞬间莫名蠢蠢欲动起来。

不对,准确的说,是艾维斯之心有异动,天赋力只是被动地受到了指引。

白发少年的手指在克里斯的肩膀上一个触动,肉眼看不见的魔法波纹荡漾开来。尤莉同样察觉到了空间中元素的变化,惊讶地看着他们两个。

好舒服的感觉……

刚才还难受到想跳海的克里斯转眼间就服帖了,晕船的种种反应在刹那间全部消失,露出了满脸享受。

“啊……”以及微妙的呻吟。

“真恶心。”尤莉不自觉流露了心声,虽然她赶紧捂住自己的嘴,但还是被克里斯给听见了。结果看见大个子立刻和吃了黄连似的苦瓜脸,茶发姑娘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额。”克里斯尴尬地四处望,看到手还没拿回去的艾尔马上逮住他:“队长!是你用什么魔法了吧?你懂这种魔法干嘛不早用啊,还让我白白吃了一天的苦!就算我做错事情了你也别拿这种手段惩罚我嘛,你们不晕船的人不知道,我真的是很难受的好不好!”说着说着又开始抱怨起来了。

艾尔也是云里雾里的,却不能和克里斯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冷汗都快滴下来了,还是只能默默背了这个黑锅,语焉不详地回答:“我只是试试而已,没想到真的有效,你现在还难受吗?”

克里斯摇摇头:“完全不。”

“那就好。既然不难受了你和尤莉快回各自的房间里去吧这里不是安排给我们的客舱估计船上的人还有用处呢。”

要是继续留在这里刚才的事情肯定会被逼问,所以艾尔气也不喘的把这句话给说完,语速比平时快了起码一倍,完了转身就想走。

岂料克里斯人高手也长,见状一把抓住他。

“队长别走,你走了我又晕船怎么办!我刚才想到个好办法,干脆我们今天一起睡吧!”风系魔弓手为自己的绝妙主意沾沾自喜,乐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你是认真的吗克里斯,还有麻烦请注意一下你们队长的脸色。

“艾尔的魔法应该可以支持一段时间,我想你不用这么紧张的。”美妙绝伦的嗓音响了起来,三人望过去,只见莱昂正迈着步子走进房间,那相貌那体型端得是玉树临风。

“你还没走啊。”艾尔其实知道他等在外面,故意这么说就是为了气他。

距离这么近,自己又没有隐藏气息,莱昂心知艾尔没道理感觉不到他走没走,却也没多说什么,只“恩”了声。

尤莉前面开门的时候看见莱昂了,所以对他的突然出现并没有做出多余的表现。

倒是克里斯十足被吓得不轻,嘴巴一张一张简直跟脱了水的游鱼,半晌才反应过来:“莱昂·拉米瑞兹,你怎么过来了,是找队长有事吗?还有你刚刚说的……”

“啊,那个。”莱昂无所谓地笑笑:“就是我带艾尔过来的,而且他对你用的魔法也是我刚才教会他的,所以你可别错怪你们队长了。”

“真的假的!”克里斯不可置信地看着艾尔,想寻求他的认同,却收获了一张同样呆滞的脸庞。

没办法,艾尔的讶异可绝对不会比克里斯少,甚至他的脑子在那么一瞬间都彻底断线了。

为什么在他掌握自己的天赋力前,反而是先被莱昂摸清,做出了这样熟悉的姿态来?

“队长?”克里斯不明所以地晃了晃少年,他这才回过神。

面对着满脸好奇的克里斯,魔法使队长尴尬地看看莱昂,见莱昂满脸是毫无异色的坦荡样子,旋即想到自己一时也没什么更好的说法了,只好不情愿地点头。克里斯瞧了瞧艾尔又盯着莱昂,内心揣测着两人究竟在打什么哑谜。

白发少年顶着一脑门官司把这不安分的家伙按了下去:“不晕船了就收拾东西快点回房间。我先走了,得抓紧时间和其他队长以及船长说调回原来的航线,我们还是直接开到爱尼沙。”

“那我呢?”克里斯不死心。

“你要是再难受了就用通讯器联系我,不至于这么半刻都忍不了吧?”

开玩笑,一起睡?

他都很多年没和洛安在同间房里睡过了好吗。

现在要和克里斯?

呵呵。

“那航线改变的事情,希莉娅和安那里,尤莉和她们说吧。”尤莉询问到,艾尔示意没问题。

魔法使队长说完这些话,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地转身离开。莱昂看着他们互动,表情愈发愉悦,向尤莉和克里斯点点头,跟在他身后走了。

“队长和莱昂·拉米瑞兹?”克里斯等了好久,确认两人走远才敢出声:“队长怎么好像很讨厌莱昂,明明他连那个布利奇·巴斯多也应付得很好啊。”

魔法使的大家一致认为布利奇基本就是个讨人厌的典范,现在有什么负面例子都用他举。

“队长应该不是因为讨厌莱昂·拉米瑞兹才那样的……”

尤莉惊讶地发现克里斯居然没注意到艾尔非常反感他的提议,但又不好意思打击克里斯的积极性,只好如此模棱两可地回答他,克里斯再问她也不开口了。

不过……队长的表现确实有些奇怪啊,难道和刚才的魔法有关系吗?

尤莉在心中兀自猜测着。

大约一小时后。

克里斯你这个麻烦精!

此时的艾尔也只剩下腹诽,连直接去找克里斯骂他一通的气力都没有了。

白发少年在船上兜了好几圈,才一一找到了海洛伊丝、本船船长和布利奇,向她们解释和商量航线的事情。

前两个还好说,布利奇却不知道抽了什么风,正事还没说先对着艾尔阴阳怪气嘲讽开了,艾尔听了半天才琢磨出来,他是看到莱昂和自己一起走动觉得当中有鬼自己被背叛了。

天地神灵。艾尔真想不顾形象仰天长叹,今天晚上究竟是走了哪门子霉运了,怎么到哪里都要被莫名其妙地误解。全是克里斯那个家伙,简直是事儿妈!真想让他多和叶学学!

虽然这事明面上和克里斯关系不大,可是谁让晕船的偏偏是他呢。若非他晕船,艾尔也就不用特地来找布利奇受这个气,何况比起莱昂来明显是克里斯软柿子更好拿捏,也只得被无辜迁怒了。而且布利奇的嘲讽是连同着莱昂的,对于同样被喷了一身、(在这件事上)有相当共同语言的“同志”,即使对方正是罪魁祸首总不由会心软些。

所以等到好不容易把布利奇解决掉,艾尔已经连路都不想再多走半步了。

“既然艾尔不愿意我去你的房里坐坐,那干脆来我的房间怎么样?”也不知道莱昂是心理承受能力特别强呢,还是早就料到布利奇的反应了,反正比起艾尔的惨状,他看起来是完全没有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

艾尔有气无力地看了他一眼,算是默认。

不得不承认,要和莱昂比智谋,白发少年肯定是完败的。即使被这人摆布了一整晚不爽到了极点,但无论如何不情愿最终还是只能入套,这大概就是所谓智商压制。

“站着干什么,坐下说话吧。”进到房间后,莱昂坐下冲着艾尔笑笑,目光里有某些从来没在他身上出现过的东西。

“不用,我站着就可以了。”

艾尔靠着相反的墙侧对着莱昂,稍微一低头白色的发丝便垂下挡住了那碧绿的眼睛。

直觉告诉少年,接下来的事情发展可能会超过预想。因为不愿让自己的反应一一落入莱昂眼里,就没有接受莱昂对面的座位。

金发青年耸耸肩:“艾尔,其实你可以不用这么紧张,我是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莱昂说这话的原意大概是想让他放松下来,不过事实上,艾尔反而觉得气氛更古怪了。

为了摆脱这种难受的、仿佛被无形的黏液裹住全身无法动弹的窒息感,少年干脆主动打破了局面。

“你……是从哪里知道的,我天赋力的事情。”

艾尔不至于自欺欺人地以为,莱昂特地把他带去克里斯那里、还在自己用了天赋力之后说出“你们队长的魔法能坚持一段时间”的种种表现全是巧合。稍微有些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来,莱昂已经不知从哪个途径了解到他的力量了。

并且这最大的把柄被人抓在手里不算,艾尔心里还因此产生了另一层顾虑……

“安心,这件事情不是你同伴中的任何一个告诉我的。”所幸莱昂的话很快让艾尔松了口气。

“那坐下说?”见对方轻松不少,莱昂再次提议。

艾尔沉默,后还是拒绝了:“就这样吧,谢谢。”

少年如此坚持倒是莱昂没有想到的。他略感惊讶地看了看艾尔,手指在桌上敲击几下,发出了清脆的声响来。

两人之间又有片刻的沉默。

“艾尔叫它天赋力?如果叶的资料没有出错,你应该是妖族和人类的混血吧,那这天赋力…是妖族的力量?”

“或许。”艾尔不觉得莱昂只靠两人的几次短暂接触就能推测出自己天赋力的全部作用,莱昂在试探着他,他又何尝不是在试探莱昂,更别说实际上连艾尔自己都不清楚这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了。由于洛安过去都不支持他太依赖天赋力,艾尔使用它的次数少到两只手就能数的过来。

听了如此充满警惕的回答,长相俊美的青年似笑非笑看着少年,顿了一顿,接着问了个好似没有关联的问题。

“艾尔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吧?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的日子可能只是幻影而已,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这不可能。”少年打断了他的喃喃低语:“你要是只想说废话,我这就回去了。”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莱昂的眼神中危险的情绪一闪而过,没等艾尔看清,他又笑了起来:“妖族以植物作为本源,基本全员都是木系法术的使用者,偶尔才会出现其他魔法天赋,但归根结底还是在五种自然魔法里的范畴里。”

“而菲尔奈家族除了你以外,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魔法的适格者,甚至可以排除血统变异或者返祖的可能性,你身上的力量绝不会和你名义上的父亲有关。”

“名义上的父亲?你究竟在说什么?”艾尔听到这里忍不住嗤笑了,虽然对莱昂有点不尊重,不过被别人这样随随便便怀疑自己的出身,应该不会有多少人还能平静以待的吧。

少年过去的经历以前也曾讲述过。他从小不被家里喜欢,遇见洛安前在菲尔奈城堡里就是个小透明,故而对家族的事情特别敏感。说句严重的,莱昂这番话伤害到了艾尔的自尊心。

“啊,如果惹怒你了真是对不起,我没有这个意思。上述无非只是猜测而已,不用在意。”

莱昂毫无诚意的道歉让艾尔真想把他扔到穆罗海里去。

“妖族和人类的混血本身就很罕见,你凭什么这么肯定不会出现血统变异?”就算菲尔奈家族没有给他带去太多美好的回忆,但那毕竟是他童年生活的场所,“作为家族一员”,这点程度的认知艾尔还是有的。

“再说,你对我的力量又了解多少了?可以大放厥词、甚至怀疑到我的出身,我不认为你所掌握的情报足够你得出这些推断?”

如此咄咄逼人的艾尔,不要说莱昂没见过,恐怕魔法使的人来也会觉得很陌生。莱昂这才意识到自己恐怕是触碰到艾尔的伤口了,只好放弃了之前的打算,不再拐弯抹角地打机锋。

“对不起,我确实不是在取笑你。”他认真向艾尔道了声歉:“认为你的力量不是血统变异的原因是,如果我的感觉没有出错,这根本不是什么天赋力,而是精神魔法的力量。”

艾尔也发觉自己的反应似乎有些过激,耳朵尖悄悄爬上了点红痕:“咳、精神魔法……那是什么?”

从他进入克兰雅到现在也有两三年了,学习魔法的时间只有更长,而“精神魔法”这个词艾尔还是第一次听到。

“你应该知道自己的天赋力有什么作用吧,那艾尔觉得‘精神魔法’是什么意思呢?”莱昂以问题回答问题。

闻言,白发少年突然无言以对了。

影响人心、获取思考。确实,就凭这几项能力,算不算魔法艾尔不知道,但“精神”二字绝对是当之无愧。

“魔法共有十系:风水地火木、光暗时空塑,这是连‘人类’绝法者都知道的常识。”那人幽幽开口,说的只是些魔法入门课程的内容,但那阴阳顿挫的嗓音好像有某种蛊惑人心的力量,让艾尔不自觉认真听了下去。

“知道我为什么要强调‘人类’这个种族吗?事实上,十系之外的另一种魔法、‘精神魔法’、正是被人类从终南大陆上彻底抹杀掉的。为了掩盖他们的罪恶,精神魔法连名字都不得保留,就这样彻底淹没在黑暗中。”

说到这里,莱昂突然笑了笑:“怎么忘了我也是人类,应该说‘我们’才对。”

已经被人类抹杀、位于十系外的精神魔法?这个消息的冲击性确实大,为了让艾尔有充足时间来消化,莱昂到此停下了讲述。

良久,白发少年摇头:“你说的这些太脱离常识了,我不可能这么轻易相信你。而且莱昂,告诉我这些你是想得到什么?就算我的力量是你所说的精神魔法又如何呢?”

“艾尔不问我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吗?包括精神魔法的事、还有你的事情。”青年把手肘搁在桌子上,指尖一撵,晶莹的水珠就这样悬空停留在他的食指之上,碧蓝的光晕是艾尔再熟悉不过的颜色。

洛安瞳孔的颜色。

转瞬间,艾尔还以为莱昂是在暗示自己,不过很快便又打散了这样的突发奇想。

这个世界上除了那个人以外,谁都有可能背叛他。

而唯一那个绝不会不利于他的人,就是洛安。

事实证明莱昂确实也只是无聊了而已,把水滴一会儿拉长一会儿揉扁的,玩得不亦乐乎。

艾尔见他沉迷其中一时半会儿没有结束的意思,只好回答了那个本不想回答的无聊问题:“你想说的话自然会说,要是不想告诉我,我问了也没用吧,何必多费这个口舌。”

“这倒也是,艾尔说的没错。我确实不打算告诉你这些。”对于莱昂的回复,艾尔只有一个感想:这家伙实在是太闲了废话真多,和他谈话简直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如此,魔法使队长再也没耐心和他你来我往了,开门见山地问:“莱昂,你这么大费周章到底是想干什么?应该不会就是为了把精神魔法的事情告诉我吧。”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莱昂耸耸肩:“我只是看你们队的那个克里斯·埃斯波西托有点可怜,觉得艾尔应该可以帮到他才带艾尔去的,没有别的意思。”

少年抬起头静静地看着他,莱昂则含笑回望,当然,那笑容依旧带着些许放荡疏狂,无法让少年的心产生丝毫波澜。

半晌过后,他站直身子,拍了拍因为蹭在墙上有些褶皱的衣服。

“既然你这么说,那就代表现在没事了吧。我走了。”

莱昂没有回答。

“那个获得了艾尔如此信任的人,你觉得他为什么从来没有把精神魔法的事告诉过你呢?如果我说我可以无条件答应你的一个请求,你是否会愿意多思考一下我的发言。”然而在出门之前,少年的背后却传来了他的这番话。

白发少年的脚步没有丝毫停顿,径直走出了青年的房间。

他和洛安的事情,不需要任何人插嘴。别说只是隐瞒,哪怕洛安真的欺骗乃至利用了自己,他也心甘情愿。

“我会的。不过你要是真的这么没事做,最好还是抓紧时间去冥想吧,我可不希望联合对抗赛的时候被某人拖了后腿。”

门外,艾尔的声音最后响起。莱昂眼睁睁看着自己手上的水珠被翠绿的魔植整个吞噬,无声地笑了。

幻梦新世界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小说
  2. 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