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玄幻> 苍茫之主

更新时间:2018-09-19 21:57:47

苍茫之主 连载中

苍茫之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二短短 分类:玄幻 主角:泛轻舟皈寂唯

《苍茫之主》是作者二短短写的重生玄幻小说,主角是泛轻舟皈寂唯,目前处在连载中,男主重生后势要主宰天地之间,小说节选:还以为你是家族的天才大少爷呢?布衣少年被一拳撂倒,站在面前的几个华服少年的脸上,均是露出了痛打落水狗的爽快和戏虐。我是谁?蜷缩在墙角的布衣少年倒地不起,他的瘦弱身躯蜷缩成了一团,那张清秀的脸蛋紧皱,冷汗涔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小子不会被疼死罢?”

站在布衣少年面前的尖脸少年见状,顿时心底犯了嘀咕。

他见“天才大少爷”疼得脸色煞白,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倒是有些担忧了。

非是他有恻隐之心,而是这天才少爷的父亲原是泛家高层的长老。

“这废物如果轻易死了,难免会造成一些不好的传闻……”

泛家在浔阳城势力不小,若是被人传出长老遗孤遭人打死,谁还敢为泛家效力。

“喂,废物你还活着没?”

几位少年隐晦地交换了一道眼神,尖脸少年轻轻踢了不知何时一动不动的布衣少年,居高临下地俯视道。

“滚!”

布衣少年猛然睁开紧闭的双眼,滔天的杀意如两柄凛凛剑锋,狠狠刺入了尖脸少年的心间。

“你……你……”

尖脸少年蓦地神色大变,只觉布衣少年犹如化身择人而噬的洪荒巨兽,让他不禁心惊胆战。

“这废物的眼神怎么那般恐怖?”

刹那之间,他噔噔噔后退连连,眼底闪过一缕惊惧,面上露出惊魂未定。

“泛平,你怎么了?”

其余两名少年站得稍微靠后,因此并未看到布衣少年那一瞥,所以对于尖脸少年的异状都有些不明所以。

此时布衣少年已是站起身来,眼神恢复了平静,如墨的瞳孔如一汪清潭,清冽而深邃,让人看不清底细。

一张带着憔悴的发白面庞,神色平淡中隐含一抹奇异的气势。

“你不会是被天才吓坏了罢?”

那两名少年看不出其他,只觉得眼前布衣少年有些装模作样,再看神色阴晴不定的尖脸少年,顿时发出沉沉的古怪一笑。

“闭嘴!”

泛平偏过头瞪了一眼那二人,视线看向了起身直立的布衣少年,眼眸深处闪过惊疑不定之色:“莫非是我看错了?”

“但这小子确实和刚才有哪里不大一样了……”

他定定地凝视着负手而立的布衣少年,陡得恍然:“对了,是这种沉稳自信的气质!

自从他不再是天才,沦为无法修炼的废物之后,便再也没有这种气质。”

“难不成泛轻舟恢复了修炼的本事?”

泛平想到这个可能,再看一脸风轻云淡的布衣少年,登时觉得心生不安。

当年的泛轻舟何等意气风发,一人只身伫立擂台,浔阳城年轻一代无人敢于迎战,只得仰望!

正因这份敬仰,才让泛平和大多数家族子弟生出嫉恨,继而在天才跌落云端后,落井下石。

“本座堂堂仙域主宰,竟然借体重生,再次回到了苍茫大陆么?”

与泛平的心思跌宕起伏不同,此时的布衣少年,面色没有异常,但心绪却是有些复杂,也有些怅然。

之前脑海的记忆,便是他陨落后一缕残魂融合原本这具身体主人的征兆。

“罢了,成王败寇,被心腹算计,被死敌灭杀,能够保留一缕残魂不死,已经是天大造化,只是……”

布衣少年骤然间神色露出狠厉,眼底的腾腾杀意,仿佛冰天雪地的深潭,让人不寒而栗:“地藏,昊天之主,你们给本座洗干净脖子等着!

待我重修十八载,定教尔等下黄泉!”

噔噔噔!

原本还打算静看装模作样的布衣少年如何被泛平拆穿老底,两名暗笑的少年却猛地目睹布衣少年这一眼的杀意凛凛。

顿时二人皆不由倒吸一口冷气,连连后退,冷汗冒出了额头。

“这……”

连同泛平在内,三位华服少年彼此相看,暗暗咽了一口唾沫,露出忌惮之色。

他们都觉得这会儿的布衣少年,太诡异了。

那一眼如坠冰窖的颤栗,发自灵魂深处,让方才暗嗤泛平的两名少年,牙关打颤起来:“这……这废……”

原本他还准备说废物,却见布衣少年似有所觉般轻描淡写地一眼望了过来,身体不由一个激灵,瞬间改了口:“泛……泛少,你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

布衣少年闻言,淡淡瞥了眼不远处三名局促不安,如临大敌的华服少年,露出了一抹似笑非笑:“被你们打开窍了呗。”

“啊?”

问话的那少年,显然没有明白这是何意,下意识啊了一声。

“以前你们怎么欺辱我,泛某过往不究,但日后胆寒再犯,就给我小心点!”

布衣少年融合了原主的记忆,当然知道眼前的少年们平日可没少羞辱自己,若非此身不能修炼,他一介凡人之躯无法抗衡,岂会轻易放过他们?

“泛少哪里话,您既然开了尊口,我们自然不敢再冒犯!”

布衣少年语气淡然自若,却偏生使得泛平等人听出了浓郁的威胁和煞意,念及先前的一眸冰冷杀气,登时异口同声道。

语气隐约间,携着一股子谄媚。

“既然如此,那便滚罢。”

布衣少年毫不客气道,他知道暂时用气势唬住了这三人,因此语气绝对要强硬,让对方摸不清底细,不敢轻举妄动,投鼠忌器。

“是是是!”

三名少年闻讯,如蒙大赦,点头如捣蒜,转身就要溜之大吉。

“站住。”

这时候,布衣少年又轻飘飘喝止了他们。

三名少年神色一僵,有种不好的预感。

“泛少有何吩咐?”

看到其他二人的催促眼神,泛平暗自叫苦连连,却不得不转过身,硬着头皮道。

“你们可别被人当了枪尖使,还不自知。”

布衣少年意有所指道。

“泛少的意思是?”

泛平心底一动,试探着追问道。

“当初是谁放出我不能修炼的消息,又是谁的党羽导致这个消息瞬息之间被大肆宣扬?”

布衣少年玩味一笑,语气凉薄道:“我若是跌落云端,对谁的好处最大,如今被人欺凌,又是谁最开怀解恨?”

他原是泛家当之无愧的首席天骄,却一朝之间修为尽散,不能修炼。

放出消息的,大肆宣扬的,乃至于恶意抹黑让同族心生凌辱欲望的,都是同一人。

也就是当年始终被布衣少年狠狠压制的万年老二,泛川岳!

“该死!”

泛平等人不傻,三人想通了此间的关键,顿时面色难看,任谁被无形间利用,当了枪尖使,都不可能开心。

“果然是乳臭未干。”

布衣少年见状暗笑,三个少年被他三言两语就杀得溃不成军,确实心机浅薄。

但表面上他仍旧神色不变,话锋一转道:“既然你们想清楚了,就谈谈报酬罢。”

“报酬?”

不单是泛平,就连另外两名少年,先是一阵茫然,旋即反应过来,便都有了拔腿就跑的念头。

奈何以前布衣少年积威太重,此时又被仙域主宰释放威压震慑,几人颤栗不已,哪敢轻举妄动。

“对啊。”

布衣少年理所当然地点点头,“现在的世道,什么东西不是拿来买的?

怎么你们知道被人利用的消息,还想赖账不成?”

反正这里是凡间,堂堂仙域主宰也不顾脸面,直接恬不知耻地勒索起来。

“给!泛少要,自然双手奉上!”

眼见布衣少年气势陡变,吓得三人脸色苍白,忙不迭地献上储物戒内全部身家。

“不错,孺子可教。”

布衣少年一一接过收起,然后露出淡笑,不再看三人痛心疾首的模样,摆摆手:“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修炼的资源有了……”

布衣少年看着三人狼狈的远去身影,双眼微眯起来。

他很确定这副身体之所以修为尽散,乃至于无法修炼,必定是出自原本的万年老二、如今的家族首席天骄,泛川岳之手!

“凡事不能操之过急,还是先回去查探一下不能修炼的原因,至于泛川岳……让你再多蹦哒几天!”

布衣少年冷冷一笑,转身离去。

他既然借体重生,便是一段因果。

那么为了了却因果,欺侮过原主的人,他必定会一一奉还回去,而泛川岳这个始作俑者,自然首当其冲!

夕阳薄暮,天色逐渐黯淡下来。

泛轻舟推开门,走进了屋内,简陋的陈设一目了然。

他有些为原主不值,这样的家族待着,意义何在?

跌落神坛,双亲又离奇失踪,失去了依仗,家族高层伺机而动,将没有利用的废物,驱逐出了原本居住的独院,也将原主双亲遗留的诸多宝物全部掳掠而去,“代为妥善保管”。

“从今日起,本座便是你,便是泛轻舟。”

黑暗之中,布衣少年的目光灼灼,他暗暗冷笑一声:“你不愿离开家族,无非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重修变强,亲手夺回双亲的一切。”

“这个愿望,我替你实现!”

泛轻舟稍显青涩的脸庞,冷笑如地狱的修罗在垂涎神尸一般,让人视之色变,惊悚骇然。

此时的他,并没有注意到鼓起来的衣襟下,一个异物正在散发着如呼吸般闪烁、明灭不定的绿光。

在漆黑的房间内,绿光浅浅,闪烁不定,透出一抹神秘和诡谲。

苍茫之主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小说
  2. 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