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悬疑> 九死

更新时间:2018-09-19 21:55:48

九死 连载中

九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戴老板的男秘书 分类:悬疑 主角:白斯文

《九死》是作者戴老板的男秘书写的一本探险悬疑小说,主角是白斯文,小说大概讲的是主角所属的囚犯群体死里逃生时发生的故事,其中疑点重重,小说节选:我叫白斯文,是个在押的犯人。警察认为我杀害了一位可敬的支边教师,且手段残忍,情节恶劣,虽然一直没找到尸体,还是判了个无期。当然,我并不是想说自己有多么冤枉,这里头的故事错综复杂,一时半会儿真说不清楚。尤其眼下,更没功夫细讲,因为排山倒海般的黑沙暴,已经压顶而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再比如我的囚衣号码,五四四八。从我的角度来看,没有任何意义。但旁边身背五四三八号的兄弟,却很直白地表达了羡慕之情——“事事发”和“死三八”相比,似乎在囚号的分配上,我的运气的确更胜一筹。但有意思的是,黑沙暴来袭时,靠窗坐的五四四八,也就是我,首当其冲,左肩和小臂被玻璃碎片划得血肉模糊。要不是及时护住了头脸,英俊的相貌恐怕都难以保全。而挨着我的五四三八,则毫发无损。囚车上的座位顺序,是按照囚号的大小,事先安排好的。如此来说,又好像五四三八才是真正幸运的号码。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当我透过飞溅的玻璃碎片、沙石和血滴,瞥见最前排五四三二号的背影,如饿虎扑食掀翻押车的狱警时,心里忍不住赞叹:老子说的果然很有道理!

随后,黑沙暴尖啸着占领了车厢,大乱。

我来不及理会肩膀的伤势,急忙把脸埋进领口。俯身正想躲到座位底下,却听有人大吼一声:“快你妈往右边儿跑!”

这话来的莫名其妙,我还在琢磨怎么回事,就觉得脚下一晃,人已经随着囚车一起,摔倒在地。黑沙暴紧跟着像炮弹一样轰在囚车底盘上,硬是把这个装满人的大铁箱子横着推出老远,大约顶到一座沙山脚下了,才算罢休。刺耳的尖啸声也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沙砾抚过车皮擦出的怪响,仿佛无数刀牙剑齿在疯狂撕咬着美味的钢铁晚餐,恐怖的噬骨之音让人不寒而栗。

后车窗此刻已经变成了风口。原先坐在附近的的囚犯,有倒霉的,被飞沙掠石正中要害,当场毙命;有走运的,不过些许擦伤,等囚车一倒,赶紧连滚带爬往车厢中间去了;还有两个最生猛的,高喊一声机不可失,然后肩并着肩夺窗而出,手拉着手扶摇直上了。

现在就只剩下我一个人,蜷缩着身体,纹丝不动地趴在地上。潮涌而入的黄沙,转眼便要把我活埋了。

有那么几秒钟,车厢里陷入一片莫名的死寂――没人上窜下跳,也没人大呼小叫。好像剧场里的观众们,守着各自或好或坏的位置,默默等待黑沙暴的独角戏进入高潮。

然而突如其来的两声枪响,华丽地宣告另一场演出登上了舞台。

我虽然十分诧异,却很清楚那略显单薄的枪声意味着什么――外面还有一辆军卡和整班全副武装的押车士兵――于是赶紧绷住了身体,一动不动。

果然,很快便有一只硬底军靴踩上了我的屁股——

气急败坏的怒喝,歇斯底里的咒骂,接着是几支枪同时爆豆似的开火。夹杂着撕心裂肺的哭喊和悲号,伴着锁链狂舞的交响,偶尔还有诡异的冷射出没。

片刻之后,大幕重新落定。

指尖碰到一片温热的液体,我知道,是倒在旁边那人的血。

从后车窗冲进来的三个家伙,估计全部壮烈了。我现在更不敢轻举妄动,刚才那支毒蛇吐信似的冷枪,只响了三下,就结束了战斗,实在有些骇人。如今形势不明,保不齐自己突然起身,会被当成垂死挣扎的入侵者,一枪爆头。所以只能选择继续装死,直到隐约听见车厢里有人开始大声说话,才算松了口气。

我开始琢磨着该用怎样的姿势出现,才能看上去不像诈尸。正当奇谋百出之际,突然不知从哪儿伸来一只手,死死按住了我的脖子!

这一下真把我唬了个半死,电光火石之间,想到的竟是不知所踪的五四三八:难道是那个聒噪的娘炮,无耻地前来杀人夺号?这想法当然十分地扯淡,可我确实记不起什么人跟自己有如此大的过节,非得顶着黑沙暴,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报仇雪恨。

正胡思乱想时,那只手却无声无息地消失了。一切重归平静,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随即有一个人,像蜘蛛一样,小心翼翼地从我身上爬过。

这人的动作十分缓慢,每向前一步,都要停下来摸索一阵。

“难道是在找枪?等等——”

我马上屏住了呼吸:“蜘蛛人”的手上,居然没戴铐子!

“莫非是给之前三位报仇来的?看样子是学乖了,要搞偷袭,那车里头的人可凶多吉少了。”

然而,我很快发现,危在旦夕的其实是我自己:身上的沙子不断累积,已经变得非常沉重。加上憋气时久,四肢麻软乏力,渐渐都有些不听使唤了……仿佛过了五百年,好容易盼到“蜘蛛人”爬远,我赶紧一个鲤鱼打挺——万万没想到,竟一头撞在座椅的铁脚上,直磕得满眼金星,差点儿昏死过去。幸亏被人一把薅住领子,顺势给拎了起来。

“又一诈尸的嘿——我去!这不五四四八吗?就说你丫走字儿!这样儿都他妈死不了!”

助人为乐的正是五四三八。只见这家伙好像没经历沙暴和枪战似的,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身上不过略略有些浮灰,脑袋包在一块草绿色的纱巾里,满脸的气定神闲。

我劫后余生,也顾不上理他。本能地抻长脖子,张开嘴猛喘了几大口气――结果可想而知,被呛得差点儿把肺给咳出来,鼻子嗓子,都是沙子。

“你个傻逼,当自己是空气净化器啊?哟哟哟,别呛死了,用杠爷给你人工呼吸不?”

自称“杠爷”的五四三八一边拍打着我的后背,一边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

我也无力反击,吐干净嘴里的沙土,再用衣服捂住口鼻,踉跄了几步,找了个避风的角落坐下。稳当了好半天,总算是缓了过来。

因为囚车侧翻在地,沙石不断从上面的窗子灌进来,靠着倒下的车顶棚形成了一排连绵起伏的沙丘。我窝在其中一个沙坳里,身后是一个半亮不亮的方形灯。抬起头,视线刚好能越过两侧沙丘的圆顶。

这会儿车里的沙尘已经少了很多,另外几盏车顶灯也坚强地闪烁着。借着昏黄的光线,模模糊糊能看见车头那边摞起来一道尸墙,堪堪挡住了风沙侵入。有两个黑影蹲在墙下交头接耳,不知在干什么勾当;车厢中间是最好的位置,独坐一个驴脸老头儿,背靠着座椅,隐住了大半的身形;另有一人手里拿着串钥匙,好像是五四三九号,刚刚帮驴脸老头儿打开脚上的镣子;之前率先揭竿而起的五四三二,不知怎么弄的,脑袋上缠满了带血的布条,正和一个身上挎着三支步枪的彪形大汉,把横七竖八的死尸挨排塞进头顶破碎的车窗里;不少还没咽气便被拿去堵枪眼的倒霉鬼,有气无力地呻吟着。偶尔还撕心裂肺地叫一声,很快又被沙暴淹没;无情的大漠仍旧在愤怒地咆哮,那些探出车外的死尸,身上的锁链随风飞舞。鬼叫门一样,不停敲打着车皮。震得混着鲜血的尘沙,不断从窗框和尸体间的缝隙滴落下来;剩下就是车尾这边,后窗本来就不大,三具大兵的尸体和堆积起来的沙子就给堵了个七七八八。再加上有那位“杠爷”靠着,密不透风。

“嘿!瞅什么呢?还阳儿了?刚才真以为你丫茅坑儿里放炮仗呢!要说你这运气哈,绝对是盖了帽儿了!瞧见没,就在这儿,啪啪啪,撂倒了仨!你丫愣是全须儿全尾的,牛逼,杠爷服气!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敝人李铆钉,人送诨号‘李二杠爷’。今儿一起落了难,也算是缘分。杠爷呢,给你个高攀的机会。以后咱们兄弟相称,如何?你不用自惭形秽,杠爷既然赏你脸,接着就是了!作为老哥呢,自然不能看你往火坑里跳还踹一脚,是吧?古语说的好啊,大难不死,必有后患。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别说杠爷不帮你,祖传十八代的舍利子,忍痛割爱,你有烟酒糖茶没?随便来换。钞票更好,破财免灾,拿钱换命。身上没带不要紧,打个欠条儿,早晚离了这鬼地方,再兑现也不迟……这么说都不开窍儿?你丫别后悔!过了这村儿,咱们就得下个村儿见了……”

李二杠朝我扔了把沙子,胡说了一大通儿,可惜没得到半声回应。他倒不气馁,又捞起更多沙子,这回没等出手,身前的沙包里,突然炸出个人来——

这人身材不算太高,但却十分雄壮。猛一跺脚,残破的囚车都跟着轻轻一颤。抖一抖肩,竟引得半车飞沙激舞。似乎也是憋气太久,站在那里微微有些摇晃。不过并没有剧烈的喘息,甚至都听不清呼吸的间隔。他低着头,不言不语。过了好一阵儿,才左右看了看,光头上浮沙跃动。又仰起脸,盯着挂在车窗里那一排晃晃荡荡的死尸大腿,愣了片刻。随后失笑道:“呵……呵呵……大哥原来没骗人,还真他娘有阴曹地府啊?”

九死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小说
  2. 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